中国民族医药“后继无人”面临断层危机

2016年11月28日 18:2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

  中新社凯里11月28日电 (周燕玲)“害怕去世了没人来接班,医术跟着我一起进棺材。”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77岁苗医杨昌富告诉记者,怕“后继无人”的他74岁时开始学习用电脑,用2年时间整理了10余本祖传的医术和药方。

  11月27日至28日,首届苗侗医药学术研讨会在贵州凯里举行。与会业界人士表示,中国民族医药目前人才匮乏,正面临严重的断层危机。

  民族医药是中国少数民族的传统医药。“会行医的老人去世了,年轻人外出务工走掉了。”中国民族医药学会副会长田华咏无奈地说,民族医药以“口传身授”为主,由于传承人老龄化、文化水平低等原因,使得民族医药传承受限,民族医药人才正面临断层危机。“曾经湖南省湘西州土家族的民族行医者有2000余人,目前人数锐减近一半。”

  在长期生产生活中,历代民族医药人员“亦农亦要,上山采药,下山行医”,形成了“一病一方”的诊疗特色。杨昌富6岁时就跟随父亲上山学习采药。杨昌富说,家传的杨氏粉碎性两周缩骨法要学会摸骨、怎样校对折骨、知晓将骨片排除骨髓等技能,从明朝传承至今,已有500多年历史。

  因祖训严格,杨氏粉碎性两周缩骨法一直是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我现在收了8个人品、医德好的人为徒。”为了担心医术失传,2014年杨昌富开始收徒,并在古稀之年学习用电脑整理家传药方。

  “数千年的民族医药,如果在我们这一代丢失,我们就成罪人了。”中国民族医药学会侗医药专业委员会会长石汗光建议,要多管齐下,培养民族医药传承人,同时注重民族医药的挖掘整理和记录。(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