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裸条事件,女学生不应该成为被指责的对象

媒体:裸条事件,女学生不应该成为被指责的对象

2016年12月08日 03:35 来源:新京报
 

  有话姚说

  如果舆论围绕着一群受害者去批判,放弃对加害者的追究,放弃对不规范金融产品的约束,放弃对社会整体责任的探讨,最终的结果,不过是在丛林社会中指责弱者不够强大。

  今年6月,女大学生“裸条”借贷一事闹得沸沸扬扬,而在11月份,10G“裸条”照片和视频资料的流出引爆了舆论热点,媒体整理归纳后发现,压缩文件内容涉及161位女性,年龄段集中于17岁到23岁之间。从具体所属的市县来看,绝大多数借款人籍贯为三四线城市,且居住地在农村的较多。

  年轻女孩贪图享乐而出卖色相的说法,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十多年前,暴力胁迫女孩卖淫事件高发,犯罪团伙瞄准那些刚刚开始进城务工的农村女孩,利用她们涉世未深的特点,哄骗到私密房间内,暴力殴打,强奸或者轮奸,彻底摧毁她们的自尊,然后卖给鸡头。因为卖淫收入来钱比打工要快,并非每个人都会努力逃跑,因此总有一部分女孩自愿做了下去。如果从结果来倒推,完全可以批判,当年这些农村来的年轻女孩子,怎么这样没有自尊,这样不顾廉耻,好逸恶劳、贪图享乐!

  笔者认为,如今的裸条,不过是当年胁迫卖淫的一个翻版。放贷者瞄准的目标,依然是那些刚刚进城的农村女性,只不过,变换了另外一种手法。事实上,学习氛围偏弱的学校,更容易片面地接受社会对女性的物化。在一些人眼里,如果一个女生不漂亮、不瘦、不化妆、不时尚,简直就是一种“犯罪”。其实,经济发展不均衡的人群,被同样的消费标准要求,弱势者会变得更为弱势。

  而裸条的贷方,营造出来的骗局,更是超出了一般小女生的认知。在这个层面上责骂她们的愚蠢,无异于责骂当年被胁迫的女性,为何那么容易被骗到房间内强奸。

  有的女生本来只借了五千块买手机,可是她低估了裸条的疯狂,发现自己已经还不起。此时,如果有一个可以信赖托付的家庭,问题也完全可以请父母支援解决。可以想象,多少家庭中只是将女孩作为负担,买手机不支持,欠债更不会支持。情急之下,她会开始向更多的高利贷者拆借。拆东墙补西墙的结果,越欠越多,有人欠账高达八九万。此时,借贷方恩威并用,一方面用卖淫作为化解债务危机的出路,另一方面用裸照作为胁迫尊严的威慑,主动的哄骗她们出卖身体。

  如果非要将指责的起点,放在年轻女孩对美好生活的错误理解和虚假向往之上,这不过是放弃了整个社会的责任,换一个说法,也就是弱势人群都是自作自受。弱势人群在社会中的弱势地位,本身就决定了他们拥有更少的和社会谈判与交易的能力。胁迫卖淫、电信诈骗、非法传销,哪个不是利用信息上和能力上的差异,来让弱势人群落入更为困窘的地步。

  如果舆论围绕着一群受害者去批判,放弃对加害者的追究,放弃对不规范金融产品的约束,放弃对社会整体责任的探讨,最终的结果,不过是在丛林社会中指责弱者不够强大。而社会的责任,恰恰是去帮助到弱势的群体,不让他们的生活更加悲惨。裸条事件,女学生不应该成为被指责的对象。

  □姚遥(公益人士)

 


媒体:裸条事件,女学生不应该成为被指责的对象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