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士余任证监会主席满一年 证券监管全面趋严

刘士余任证监会主席满一年 证券监管全面趋严

2017年02月21日 00:38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惊涛骇浪的资本市场一定是弱肉强食者在操纵”“黑嘴多年没打了”“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对散户扒皮吸血,要有计划地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2月10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2017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的尖锐讲话,方方面面都透露出今年证券监管趋严的信号。

  刘士余表态刚落,一些反映监管趋严的信息不断传出:2月13日,媒体报道徐翔、王巍、竺勇等3人操纵市场案宣告终结,3人违法所得共计93亿元被依法上缴国库,并被判处120.5亿元罚金,其中徐翔个人被判罚金110亿元;2月13日晚间,引发广泛质疑的赵薇旗下公司30倍杠杆收购方案发生改变,拟购万家文化的股份从原来的1.85亿股降至3200万股,总价款由30.6亿元减少到5.2928亿元;2月14日,许家印有关恒大人寿必须坚持“保险姓保”的表态被广泛报道……

  有券商分析人士认为,从监管周期的角度,2017年资本市场仍将面对的是全面趋紧的监管周期,资本市场的参与者需要调整行为,以应对监管周期的变化。

刘士余 资料图。记者 金硕 摄
刘士余 资料图。记者 金硕 摄

  上任一年,刘士余一直强调监管

  一年前的2月20日,时任农行董事长的刘士余接任证监会主席。时至今日,刘士余履职刚满一年。《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对其为数不多的公开讲话进行梳理发现,监管是他口中的高频词汇,也成了他的工作重心。

  2016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刘士余公开表示:“新主席的首要任务就是监管,依法监管,从严监管,全面监管,只有监管才能保证改革的措施顺利实施。”

  9月10日,他在出席上交所第七次会员大会时,更是强调资本市场要坚持依法、从严、全面监管的重要理念。

  12月3日,刘士余更是直指“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在2017年证券期货监管会议上,他对2016年工作回顾时表示,“重典治乱、猛药去疴,强化依法全面从严监管。全年处罚数量和罚没金额创历史新高,市场禁入人数达到历史峰值。”

  这个表述更详细的数据来自《证监会2016年行政处罚情况综述》:全年行政处罚工作成效显著,共对183起案件作出处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218份,较上年增长21%;罚没款共计42.83亿元,较上年增长288%;对38人实施市场禁入,较上年增长81%。

  中国经济网首席评论员温鹏春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刘士余上任以来,从上市公司到基金公司,再到评估审计等与资本市场有关的机构,到处可见其穿透式监管的思路和措施。这些措施有利于进一步营造和净化诚信、公平、透明的资本市场环境。长期来看,对于抑制市场非实质性题材炒作,引导投资者理性投资、价值投资以及完善资本市场治理等诸多方面都将会起到重要的推动和促进作用。”

  为何刘士余如此强调监管呢?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分析说:“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资本市场有点创新过度,金融衍生品增多,交易方式多样,高杠杆比例越来越多,证券违法犯罪形势严峻,这放大了金融风险,也增加了股市系统性风险发生的概率;二是清理各类违规行为能为实施注册制扫平道路。”

  “逮大鳄”的喊话透露监管新动向

  在董登新看来,刘士余对“资本大鳄”的尖锐喊话透露了未来证券监管的三个新动向,“一是监管对象和范围扩大了,‘资本大鳄’被明确纳入监管范围,‘黑哨’或被追责;二是监管重心下移了,证监会放权给交易所,让其承担一线监管责任,增加了监管力量;三是监管方向调整了,不再把股指稳定与融资力度对立,炒壳将降温。”

  刘士余几次脱稿痛斥“资本大鳄”,那么,何谓“资本大鳄”,董登新认为,“它至少应该包括以下四类大机构或大资金中的投机资本:第一类是介入股权并购的产业资本;第二类是以股权投资为目的的保险资金;第三类是以股权投资为目的的私募基金;第四类是偏好炒股或任性增发的上市公司。”

  知名财经评论员张平告诉记者,“刘士余对‘资本大鳄’深恶痛绝,主要是他们利用资本和信息等方面的优势,在资本市场上兴风作浪,破坏了股市的生态圈。‘资本大鳄’有好有坏,坏的一定要清理出去。”

  “有些券商的分析师‘语不惊人死不休’,预测指数能到个位。全球没有券商经济学家这么预测的,‘黑哨’多年没打了,好政策也被‘黑哨’吹歪了。”刘士余称,“这种分析师我们将来就得有一些措施。”

  此言一出,股评界第一网红、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的微博评论区被众多网友留言“攻陷”,更有网友把当年李大霄预测大盘点位的微博截图贴出来,婴儿底、钻石底这样新奇的技术词汇皆出自其口。董登新告诉记者,“一些分析师之所以敢胡说八道,就是没有对自己的言论负责。刘士余的表态意味着一些人或被追责。”

  刘士余还透露,沪深交易所下一步要和各省份证监局签订《上市公司监管备忘录》,期货交易所照此办理。董登新表示,“这是证监会分权或放权的一种表现,有了交易所的一线监管,证监会将会更轻松、更高效地依法行政,并进一步提高监管效率与监管水平。”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上交所网站查询发现,2016年上交所共事后问询重组预案150单,提出各类审核关注问题近2000个,要求中介机构发表意见1500余项,要求公司作出重大风险提示近300项。2017年上交所表示将全面提升一线监管的力度、深度和广度。

  “股指稳定和融资力度不能对立,没有IPO数量的提升,资本市场一些丑恶现象难以从根本上解决,数量上了,壳的价格不就下来了吗?还炒壳吗?”刘士余称,要保证质量好的公司能够及时上市,用2~3年的时间解决IPO堰塞湖。

  董登新分析说,“在A股市场开门营业的26年中,我们先后9次关闭一级市场,其中,一次性关闭时间最短的为4个月,最长的为15个月,9次关闭一级市场的总时长为5年零7个月。这严重制约了A股市场的正常扩容与发展。”

  “刘士余喊话对A股是长期利好”

  证券监管全面趋严对A股会产生什么影响呢?董登新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刘士余讲话所透露的监管趋严信号,对A股短期或是利空,大机构、大资金行为将会受到约束,近期只有大蓝筹股走强就是一个很好的反映,但长期来看肯定是利好,各类违法活动受到打击,市场重新归于健康稳定发展。”

  之所以会这样,董登新向记者分析说,“从A股‘快牛慢熊’的发展格局来看, 2015年下半年A股大暴跌至今,刚一年半多点,股市一直处于‘慢熊’状态,而A股的熊市周期一般是3到5年,至少目前还看不到股市走牛的迹象。下一波牛市行情最早也要到2018年。”

  此外,A股的“慢熊”表现在部分投资者离场以及交易比较冷清上。2017年2月7日,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公布了最新的一周投资者情况统计。数据显示,1月23日—2月3日,沪深两市期末持仓投资者数量为4993.61万人,参与交易的投资者数量仅为1186.45万人。这是自2015年6月以来的20个月内,两市期末持仓投资者数量首次跌破5000万人关口。

  在知名财经评论员皮海洲看来,最主要的原因,是春节的因素,不少投资者选择空仓过节。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长期来看,刘士余的表态将起到提振市场信心的作用,今年市场延续慢牛行情的概率很大。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也认为,刘士余的讲话透露出诸多积极的信号,加强市场监管、维护市场秩序、保护投资者利益是正确的方向,稳定了市场信心,市场也将作出积极的响应。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贾国强 | 北京报道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7期)

 


刘士余任证监会主席满一年 证券监管全面趋严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