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水低?没尊严? 台湾外劳缘何爱“逃跑”

薪水低?没尊严? 台湾外劳缘何爱“逃跑”

2016年12月03日 13:13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台湾的外籍劳工数量近几年越增越快,给台湾社会带来许多问题。你可能想不到,小小台湾岛2300万人口,实际就业者1100多万,竟然有超过60万人的外籍劳工,他们的衣食住行、与本地人的互动、对台湾社会的影响,都成为台当局和岛内民众需要认真思量的难题。尤其这60多万人中,有逾5万人属于赴台打工一段时间后又悄声离岗的“逃跑外劳”,他们是已经出境另谋他路,还是滞留岛内打黑工?更甚者,娶妻生子变成“隐形居民”?没人说得清。无论如何,这个行踪不明的外劳群体,确实给台湾社会管理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人数超过60万

  外籍劳工赴台打拼的故事,最早要从上世纪80年代讲起。

  彼时的台湾经过“十大建设”,经济起飞,社会发展,用工量大增。1989年,台当局为推动大型建设工程而引进外籍劳工。接着,台“立法院”在1992年放开民间产业聘雇外劳。此后,大量东南亚籍外劳通过双方中介进入台湾。至2000年,不过10余年时间,在台外劳人数就达32.6万人。

  然而,首度政党轮替后,台湾深受政局动荡之累,失业率高涨。为保护本地劳力,当局的外劳政策越收越紧。到2011年,外劳人数才达40万。

  与此同时,持续的低生育率与寿命延长,让台湾社会加速“变老”,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基本无增长,甚至还有缩减的趋势。由于人口危机导致用工短缺,为吸引台商回流,刺激台湾经济,当局不得已又放开外劳政策,于是外劳人数疯狂增长,2016年便突破60万。

  要知道,台湾大陆配偶人数才约33万,“原住民”人口也不过55万左右。外劳俨然成为当今台湾最大的外来族群。他们多从事危险(Danger)、肮脏(Dirty)、辛苦(Difficult)的3D行业,比如家庭帮佣、建筑工、船员等,普遍薪资偏低,幸福指数并不高。

  辛苦心酸谁人知

  外劳一个月能挣多少钱?这个问题的答案令人心酸。

  90%以上的女性外劳做的是家庭看护工作,平均月薪1.8万元(新台币,下同),包办所有家事,全天伺候,全年无休,而请个台湾看护至少要3万元,只上白天班。至于男性外劳,大多数从事制造业,每月大概挣2.5万元,加班数十个小时,相比之下,“原住民”工人的月薪则能到五六万元。

  这些钱还不能全部装进外劳的腰包里,很大一部分要付给中介。台当局规定,外劳赴台谋工必须通过母国和台湾的双方中介安排,每满3年就须强制出境1次,若还要回台湾服务,仍得再缴一次中介费给当地的人力业者。印度尼西亚的中介费大约7.5万元,越南的则是12万元以上,再加上机票费、签证费等花销,相当于外劳来了台湾,每3年必须先做1年白工才能开始赚钱。

  尽管如此辛苦,台湾本地人看外劳的眼光却是多了几分轻蔑与怨怒,少了点尊重和怜悯。

  有人认为外劳抢了本地人的工作,而对他们心生怨意。实际上,随着升学管道大开,台湾人人都成大学生,皆想坐办公桌、当白领。外劳那样辛苦低贱的职位,那样可怜兮兮的薪水,谁愿意去做呢?

  还有人觉得外劳身价低、形象脏、地位低下,心生鄙夷。于是使唤起来不留余地,不给休假,额外加活儿,无故扣薪……

  为躲掉中介费,很多人在快满3年的时候选择突然“消失”,换个地方自己谋事做。不友善的社会环境更加剧外劳逃跑。他们把“逃跑”当做争取权益的合理行动,各国劳工像是在“赛跑”,其中越南人最多,印度尼西亚人紧随其后。

  “修法”能否止殇?

  自己花钱聘请的外劳突然逃跑,台湾人当然很不开心。

  最直接的损失就是“人财两空”。新竹市邱姓市民家雇有外籍看护,某次趁帮行动不便的阿公洗澡时,骗阿公说要去拿毛巾,结果从后门逃跑。阿公因水冷冻得发抖呼救,家人才发现“又跑了一个”。

  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32岁的印度尼西亚籍监护工达莉4年前通过中介来台,照料住在新竹的洗肾阿嬷,因薪水大部分被中介取走,又听朋友说“外面可以赚更多”,就趁送阿嬷至医院洗肾途中逃跑,辗转跑到桃园打零工赚钱。

  “逃跑外劳”不用被扣税、扣钱,而自己去找工作每月可省下中介服务费、劳健保费及住宿餐饮费等至少6000元,如果有办法兼差两份工作,赚得就更多,圈子内都传“不逃跑的是笨蛋”。

  然而,逃跑后工作并不好找,很多外劳铤而走险,选择做非法黑工。比如受雇于盗伐者,锯树、运送木材,背一块约60公斤的角材下山,酬劳5000—10000元。这样虽然每个月可赚十几万,但被抓后损失更多。

  更严重的是,这些非法行为给台湾社会管理带来不少的麻烦。因此,台当局最近下决心“修法”,取消了外劳工作满3年必须强制出境的规定,改成12年才须出境,以让外劳安心在台长时间工作,并希望由此减少逃跑现象。

  这个消息让外劳和雇主欣喜,尤其外劳认为这是“人权的大进步”,好开心省下大笔中介费,雇主也少了外劳突然逃跑带来不便的担心。中介却是双手反对,并提醒“修法”后外劳母国的中介公司必然会涨费,花销还是会转嫁给雇主和劳工,甚至会故意把不好的劳工选派到台湾。两种观点究竟孰是孰非,就要视后续情况而论了。(汪灵犀)

 


薪水低?没尊严? 台湾外劳缘何爱“逃跑”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