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煤全行业进入良性发展新通道

2017年03月27日 10:46 来源:经济参考报
分享

  率先减产量,坚决去产能。受益于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山西煤炭行业自去年9月开始走出全行业亏损,进入良性发展新通道。去年盈亏平衡后累计实现利润58.9亿元,仅9月至12月,盈利140亿元。今年3月22日,山西省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两月,山西规模以上原煤产量1.23亿吨,同比下降2.6%。

  晋煤走出全行业亏损

  “要是继续采,每年还能有几十万吨的产量。”站在已经彻底封闭的井口前,同家梁矿一位负责人说,关井时一些人一度还不理解,现在回过头来看,去产能既促进了行业脱困,也打通了资源枯竭矿井的退出通道。

  位于大同市口泉沟的同家梁矿,有70多年的采矿历史,年产能300万吨。1998年上一轮煤炭低谷时,这座煤矿上缴利润占整个同煤集团的四成左右。然而,长期高强度的开采,曾经的“标杆矿”资源逐渐枯竭成了“包袱矿”。

  记者采访发现,同是采煤好把式,老矿比新矿人员多五倍,成本高10倍,全员效率相差百倍。强烈的数据反差,凸显新老矿井日趋加剧的结构性矛盾。

  去年,包括同家梁矿在内,山西共关闭25座煤矿,退出产能2325万吨/年,超出关闭煤矿20座、退出产能2000万吨/年的计划。同时,率先减量生产,全年压减煤炭产量1.43亿吨,占全国压减产量的四成左右,为全国煤炭市场供求关系改善发挥了关键作用。

  减产量、去产能不是目的,优化结构、增强供给侧竞争力是根本所在。2015年煤炭产量一度达到1.8亿吨的同煤集团,去年产量锐减至1.04亿吨,但受益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煤炭板块告别亏损,去年整体盈利两亿元。

  统计显示,到去年9月,山西煤炭行业当月净盈利7.9亿元,结束了连续26个月的全行业亏损,扭转了一度吨煤亏损50多元的困难局面,全年实现利润58.9亿元。

  去落后产能的同时,先进产能占比不断提升。到去年底,山西已上报18座煤矿产能置换方案和化解过剩产能方案,拟退出产能8087万吨,逐步释放上亿吨先进产能,煤炭产业适应市场需求能力有望得到提升。

  转岗矿工心态渐趋积极

  35岁的矿工郑建梁曾是山西焦煤集团白家庄矿的一名矿工,有14年井下一线掘进经验。去年,白家庄矿正式关闭退出,他和150多名矿工一起来到了官地矿。老煤矿关了,自己还能继续在一线工作,他感到很幸运。

  “去年年初,谁也不知道今天干完活明天还有没有工作。”郑建梁说,“失业”两字说来简单,摊到谁都受不了,尤其是煤矿工人技能单一,一个人下井养活全家。现在回头看,亏损矿井关了,煤炭价格涨了,企业效益好了,矿工们也都有工作了。

  “工作终于稳定下来,新的一年要珍惜岗位,希望收入更多一些,女儿成绩再好一点,爱人没有怨言。”郑建梁说。

  在位于山西沁水的胡底矿,46岁的井下支护工李跃志去年第一次搬进了距家100多公里外的集体宿舍,从守家在地成了睡上下铺的“单身汉”。

  李跃志曾是山西晋煤集团古书院矿的一名职工。由于资源枯竭,古书院矿被列入2017年去产能关闭退出矿井名单。早在2015年,这个煤矿就启动了职工分流。这几年,李跃志身边的工友陆续分走了,不少人去的地方更远。

  记者采访发现,随着煤炭市场逐步回暖,矿工收入尽管仍在下降,但工资拖欠现象明显减少,加之职工安置工作稳步推进,与去年同期相比,矿工们逐步走出了彷徨、抗拒,心态趋于积极。

  “去年家里财政出现赤字,吃老本过日子。”潞安集团石圪节煤矿自动化科副科长张强说,2016年收入4万元左右,比过去最多时少了一半。收入少了,自己反思的多了。“过去煤矿效益好,挣多少就敢花多少,真该省着点花。”

  春节后,张强就来到5里地外的潞安集团王庄矿上班。从亏损矿转岗到了效益矿,收入好转了,但手脚再也不那样大了。

  “早分流,占优先。”郑建梁也感慨道,去年分流转岗时,不少人不愿意报名,更不愿意离家,但事实证明,越晚分流,机会越少。去年10月,白家庄矿完成关井,早在3月,他们就来到了官地矿,经过一段时间磨合,已经完全适应了新岗位。

  职工集中分流转岗一年来,煤炭企业原本存在“结构性冗员、结构性缺员”现象得到缓解,既盘活了大量人力、土地、资金等资源,又推动国有企业改革,倒逼职工观念转变。

  去产能配套政策亟待完善

  推进减产量、去产能涉及复杂利益关系,推进难度大,在思想、政策、工作等方面还有许多问题要解决。记者采访发现,基层煤企在深入推进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面临多重难题,亟须政策补位。

  进一步打通落后产能与先进产能的去补通道。去产能最大的挑战是“人”的问题。随着去年以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积极成效不断显现,基层对去产能的必要性、迫切性等认识明显增强,但职工分流安置的难度或将进一步增大。煤企普遍担心,产能缩水后,人员安置难度加大。

  完善配套政策。煤企反映,前几年资源整合、矿井改造和资源价格是导致山西煤企资产负债率偏高的“三座大山”,山西几大煤炭集团的负债额均在千亿元以上,负债率都在80%以上,建议在去产能过程中给予灵活的政策支持,帮助企业核减国有资本,减轻债务负担。

  记者采访发现,一批被关闭、计划关闭或减量重组的矿井普遍存在股权纠纷。一家扭亏无望的整合煤矿退出前召开股东大会,但民营股东拒绝参加。一些本该关闭退出的矿井,由于企业担心引发矛盾,没有列入去产能的名单。

  精准去减,节约资源。山西吕梁、临汾等地煤矿反映,煤床下20米深处大都伴生有铝矾土,下一步如果有的矿井关闭,煤炭伴生资源包括煤层气抽采等问题如何处置,目前尚缺乏明确规定。记者 梁晓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