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城镇供水:水价成本倒挂困扰部分供水企业发展

关注城镇供水:水价成本倒挂困扰部分供水企业发展

2017年02月20日 00:39 来源:经济参考报
 

  编者按:

  记者在湘鄂渝贵苏津六省份多个城市采访发现,我国城镇饮水安全形势稳步趋好、不断改善,但在部分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城市“二次供水”问题突出等问题仍影响着城市居民饮水安全,亟须对饮用水处理标准、工艺、监测以及“二次供水”和应急体系建设等全链条进行优化升级。本报从今日起推出“关注城镇供水”系列报道,以飨读者。

  供水企业是保障群众饮水安全的主体,记者近期在多地调研时发现,从城市大型水务集团公司到乡镇小型水厂,都或多或少受到水价与成本倒挂困扰,进而影响到不少供水企业的发展能力。业内人士建议,应加大供水成本、制水工艺、水质检测公开力度,加快构建水价科学调整及成本分担机制,促进自来水行业良性发展。

  水价成本倒挂制约供水企业发展

  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2014年1月出台相关指导意见,要求2015年底前,所有设市城市原则上全面实行居民阶梯水价制度。随着阶梯水价的推广,多地上调了自来水价格。尽管如此,记者近期在东中西部多省市供水企业采访时发现,自来水价格与成本倒挂现象依然比较普遍。

  受访供水企业负责人表示,目前一些居民缴纳的水费看似不低,但除去代缴的费税,供水企业实际收取的水价并不高,多数还抵不上制水成本。

  长沙水业集团旗下长沙供水有限公司向长沙市6区约150万用户供水,该公司董事长金凯军介绍,当地第一阶梯水价为2.68元/方,除去0.75元污水处理费、0.3元垃圾处理费、0.12元水资源费,企业收取水费1.51元/方。“2014年物价部门核算每吨水直接成本为1.906元,亏损0.4元,现在每吨水估计要亏0.6元。”

  重庆市自来水公司向重庆主城约600万人供水,由于山城地势的特殊性,需建多级加压站,增加了供水成本。公司负责人介绍,目前重庆主城第一阶梯水价为3.5元/方,除去污水处理等代收费用及增值税,企业收取水费2.3元/方,而企业水处理成本为2.8元/方。

  不仅大城市的水务公司,一些地级市的中小供水企业和乡镇水厂同样面临供水业务亏损问题。贵州六盘水市水务公司总工程师王光鹏说,当地主要水源地地势高,原水自然流入水厂,制水成本相对较低为2.2元/方,企业收取水费为2.3元/方。但随着城区的发展扩大,一座投资20多亿元的水库即将投入使用,需提水300米高进入水厂,电力成本十分高昂,“新水库投用后,按现行水价将亏损”。

  重庆市垫江县通过水务一体化改革保障了多数农村安全饮水,该县高安水厂向周边两个镇共8.5万人供水,由于管网太长、维护费用高,水价与成本相差0.65元/方,算上折旧,每年供水亏损约100万元。在该厂当了28年厂长的廖才凡感慨,水价成本倒挂是制约供水企业发展的最主要困难。

  业内人士介绍,供水作为公益性行业,在水价调整不到位的时候,政府应该给予供水企业相应的财政补贴。但实际上,地方政府和公众大多认为供水是垄断行业,亏损是由于企业管理不善、成本过高造成的,因此没有形成一个常态化的补贴机制。

  一些供水企业承担城市供水管网基础设施建设,却未得到相应扶持。中部某市水务集团一位管理人员透露,老旧管网改造每年应有4000万元政府补贴,已连续三年没有落实,只能举债经营。经初步核算,2009到2015年,城区管网建设财政投入12亿元,集团同期新增贷款40多亿元,去年亏损约3亿元,且逐年加大。重庆市自来水公司用生产用水来补贴生活用水亏损,而随着水厂和管网的改造新增,企业经营也面临难题。

  “自来水企业亏损并不少见,好的也仅能维持而已。”长沙水业集团一位管理人员介绍,长沙株树桥水库饮水工程投资约35亿元,几乎全由企业投入,2015年长沙水业集团亏损4亿元左右。

  同时,考虑到水价上涨所引发的舆论压力,一些地方政府即使看到了供水企业困难,对上调水价也十分慎重。受访者介绍,武汉最近一次水价调整是2013年,只是微调,此前8年没涨过价,物价水平、人员工资、原材料价格、电价都在涨;长沙2015年8月开了一次水价调整听证会,后来不了了之。

  企业“造血”能力不足

  影响工艺提升

  受水资源分布、水环境污染、区域地质条件等因素影响,部分地区水源地水质较差,常规处理工艺难以达到国家饮用水标准,需增设深度处理设施。水价与成本倒挂、财政补贴不足难以让部分供水企业实现“微利保本”。

  西部某区境内无大江大河,水资源匮乏,主要以水库型水源地为主。虽然当地加大了水利工程建设以及水库周边生态涵养,但由于受到农业面源污染和区域地质影响,水库水源有机物和铁锰等含量高。该区供水公司的一位负责人介绍,农耕区农药化肥用量大,水库无自净能力,水源地一般有机物较多,常规工艺难以有效处理有机物和重金属,在水源有机物和重金属含量较高的情况下,加氯后可能会与有机物相互作用产生三氯甲烷等有害物质,增设深度处理设施很有必要。

  这位负责人说,2015年该公司投入约1000万元增设深度处理工艺,每吨水增加约0.4元成本,制水成本达到3.4元/方,但当地第一阶梯水价为3.62元/方,企业收取水费2.5元/方。因城镇化快速发展,公司靠入户安装利润来补贴供水亏损,“一旦城镇化减速,安装业务萎缩,企业经营陷入困难,势必影响深度处理设施运行”。

  即使是有自净能力的河流型水源地,如果面临较高的污染风险,同样应建深度处理设施。中部某市供水公司的8座水厂中有6座以该市依傍的一条河流作为饮用水源地,水质基本上为3类水,但部分时段受洪水等因素影响,铁、氨氮等指标上升,水质低于3类。目前该公司已有2座水厂增设了深度处理工艺,还有4座正在提质改造。其中2座水厂提质改造直接投资需6.5亿元,不算运营和人员成本,该市每吨水要增加0.1元成本。“提升水质不得不做,但做了会提升成本,水价又偏低,这是供水行业的第一大难题。”该公司一位管理人员说。

  受访业内人士提醒,面对水价倒挂困扰,部分小型供水企业为节省成本,难以按常规工艺处理原水,更别说增加深度处理设施。

  “只要处理工艺和管网升级,提升水质甚至达到直饮水标准并不难,关键是增加的成本谁来承担?”重庆市自来水公司一位技术人员说。

  实现行业可持续发展

  需构建科学水价

  供水基础设施欠账、城镇化快速发展和公众对水质的要求对自来水企业形成了多重压力。业内人士认为,要实现供水行业可持续发展,迫切需要扭转水价与成本倒挂问题。

  和电、气等资源性产品一样,水价调整在市场定价和民生需求之间很难平衡。不少城市在制定阶梯水价过程中,虽然举行了听证会,但因成本核算不透明,被公众和媒体质疑“借梯涨价”。

  受访供水企业负责人表示,水费占居民家庭支出比例很小,即使每吨水涨1元钱,普通家庭每月多支出约二三十元,但对供水行业发展和水质提升却至关重要。他们建议,构建科学、动态的水价调整机制,首先要加大与公众的沟通力度,政府和企业在调整水价时一方面要将水价成本核算过程和账本公开,一方面供水企业应制度化地邀请群众参观制水流程, 公开水质检测。

  同时,应切实发挥阶梯水价的资源配置功能。根据相关部委发布的阶梯水价指导意见,第一阶梯应覆盖80%的居民月均用水量。在采访中,多地基层干部介绍,为按时实施,多数地方实行三级阶梯水价,第一阶梯水量远大于建议值,覆盖面远超80%的比例,阶梯水价形同虚设,无法发挥增强节水意识和价格杠杆作用。受访者建议改三级水价为更多级水价,适当压缩各级水量,真正实现水资源多用多缴、高效利用。

  再次,对供水成本建立多方分担机制。业内人士介绍,当前造成公众对自来水水质怀疑的原因,多是管网老化破损和二次供水环节。因投资主体不明、责任不清,政府、企业和居民都缺乏更新管网、改造水表的动力,相关费用市级多由供水企业承担。他们建议,政府切实履行供水基础设施建设职责,对于主管网采用“政府补贴为主、供水企业自筹为辅”,对支管网和户表改造可采用“供水企业为主、居民承担部分”。

 


关注城镇供水:水价成本倒挂困扰部分供水企业发展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