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频现乱捕滥猎候鸟案件 鸟类保护再敲警钟

多地频现乱捕滥猎候鸟案件 鸟类保护再敲警钟

2016年12月03日 09:29 来源:人民日报
 

  曹一作(新华社发)

  小鸟在网上挣扎,有的声嘶力竭而死,有的最终变成了盘中餐……今年以来,我国多地出现乱捕滥猎候鸟案件,一张张照片、一段段视频,让人心痛不已。很多人感到,今年候鸟似乎活得格外不易。是相关案件数量确有大幅提高,还是另有其他原因?

  “其实,今年伤鸟案件总数与往年差不多,但重大案件稍多。在重点保护的越冬地、繁殖地、停歇地、迁徙通道等,没有发生大的恶性案件。”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司副司长王维胜向记者介绍。

  王维胜表示,多年来,我国持续加强生态保护工作,候鸟数量逐年增多。在职能部门保护任务加重的同时,保护力量不足、保护存在盲区等老问题依然存在,还暴露出放生需求导致猎杀案件增多等新问题。保护候鸟,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

  保护候鸟,有法可依还远远不够

  执法能力、水平还要提升,“统一战线”需更广泛

  悬赏十万元缉拿毒杀天鹅的凶手!为了给被毒杀的233只小天鹅和26只绿头鸭“申冤”,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公安局发出悬赏通告。这一案件受到广泛关注。11月4日,正蓝旗公安局发布通告称,11月3日23时,经过9天9夜的不懈努力,专案组先后在北京、天津、吉林、河北等地,将已经潜逃的禹某等7名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可能有人会问,为几只鸟如此兴师动众,值得吗?

  今年7月,我国审议通过新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即将于明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依法护鸟,本身就是个生动的普法教育。然而,对候鸟保护来说,光有法律还远远不够。

  法律的落实在执法。“这起案件的发生,与当地地广人稀、巡防人员不足、又没有监视设备有关。比如,在有些地方,1名工作人员要巡查上万平方公里,很难发现犯罪分子作案。”王维胜表示,如果要增加相应人员,涉及编制、经费等诸多问题,一时难以解决。因此,国家主管部门也在考虑配置先进的无人机、高倍望远镜等设备。

  执法难不仅在能力不足,如何依法办案、文明执法,也给执法人员提出了新挑战。“现在抓非法捕鸟,需要明确的犯罪证据,他就是站在捕鸟网下嬉皮笑脸,执法人员也毫无办法。”全国鸟类环志中心副主任江红星说,比如,捕鸟网被列为犯罪工具,事实上却难以查没。“把它竖起来是捕鸟网,放下去就是渔网,对于这种‘多用网’,你很难一口咬定它就是非法捕鸟工具,总不能说渔民用网捕鱼也犯法吧?”

  近几年来,天津地区屡次发生影响较大的伤鸟事件,大家都在反思原因。“此类事件多发地,往往是相邻两县交界处,属于两不管的地方,这样的执法盲区必须扫清。”王维胜表示,目前相关部门正在考虑联合执法、执法延伸等办法,也在加强与相关部门的协同工作。比如打掉捕鸟、运输、销售、食用等犯罪链,需要多个部门配合。过去,进出自然保护区的公路都设有木柴检查站,在截获非法猎取的候鸟方面起到很大作用,现在这些检查站都被取消了,因此更要加强与公路、航空、航运等部门的协同监管。

  当然,执法面临的新形势也不都是坏消息。近年来,公众保护候鸟的意识正在提升,这有助于保护“统一战线”的形成。王维胜说,200多只小天鹅被毒杀案,就是网友首先发帖后,才引起相关部门重视的。“我们盼着更多的百姓能加入保护者行列,形成更广泛的统一战线。”

  摒弃食鸟习惯,以习俗、文化带动护鸟

  受伤的母天鹅看着被猎杀的小天鹅流泪,这样的故事应该让更多人知道

  没有交易就没有伤害,食客们对于候鸟的贪婪,是导致其被伤害的根本原因。

  “没有人吃鸟了,谁还会去捕鸟、卖鸟呢?”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司管理处处长张德辉表示,打击涉案餐馆老板、运输者、偷猎者虽有必要,但他们屡抓屡犯、由明变暗、难以杜绝,关键是要提高群众的护鸟、爱鸟意识,从源头上切断黑色利益链。

  燕子是我国最常见的候鸟,我国各地都没有捕食“飞来燕”的习惯,只要有燕子来自家屋檐上筑巢,即使每天被叽叽喳喳声吵扰不停,人们不仅不会在意,反而会乐在其中。这是为啥?

  “燕子入家,这可是一件吉祥事儿。保护还来不及呢,谁会去打它?如果要说吃燕子肉,那就更不可能了,因为这被认为是不吉祥的。”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林业局湿地管理站站长王胜表示,习俗、观念、文化的护鸟力量不可忽视。因此,做好充分的宣传教育工作,让一些地方的人们摒弃捕鸟、食鸟的习惯,让大家觉得天上有鸟很吉祥,这才是护鸟的“终极办法”。

  说到宣传教育的方式,王胜给记者讲了个故事。“大天鹅会流泪,大家可能都没见过吧?我就见过。”王胜说,多年前,洞庭湖上大天鹅一家几口被人非法猎杀,其中一只受伤没死的母天鹅,看着死去的孩子们不停流泪。“鹅非草木”,它们的母爱和亲情,与人类的何其相似!

  “生离死别啊,这种场面太让人难过了。把这样的故事讲给大家听,把这样的视频拿给大家看,我不相信以后还有谁会去打、去吃如此高贵的天鹅!”王胜说,以情动人的宣教方式才能扣人心弦,才能唤起人性中对生命的尊重和保护。

  专家特别提示,有些错误的观念和行为,表面上看是爱鸟,实际上却是在害鸟。据统计,放生行为导致的鸟类伤害数量,近几年呈现较快增长趋势。人们从市场上买鸟放生,而卖鸟人从捕鸟人那里买鸟,形成了又一个利益链。“死鸟卖给食客,活鸟卖给放生者,无形中扩大了捕鸟市场需求。”张德辉表示,这不是放生,而是杀生。这些放生者的观念需要转变,如果放生导致捕猎大增,这样的放生还有什么意义?

  保护栖息地比保护候鸟本身更迫切

  没有住的、吃的,如何引候鸟归;即使候鸟归来,它们又怎么活下去

  候鸟被乱捕滥猎的图片视频,刺激着人的感官。可如果有人说,每年撞死在墙上的鸟,比撞死在捕鸟网上的要多得多,您信吗?其实,人们对于迁飞鸟类的无意伤害或隐性伤害,比有意捕杀的数量要多得多,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据了解,我国杭州湾大桥刚建成时,不少按常规路线迁飞的候鸟,撞死在大桥上。由于候鸟具有趋光性,在一些高层建筑的施工墙上,一晚上能撞死上千只。

  专家告诉记者,近年来,我国沿海某地的丹顶鹤数量急剧减少,已由原来的700多只,下降到如今的200多只了。原因是当地推进大规模的填海造陆工程,填掉了大面积的沿海滩涂,使丹顶鹤的栖息地大幅缩小,导致其繁殖困难,甚至不得不飞往别处。

  对这些现象,江红星表示,人类的生产生活已经对候鸟的生存造成极大威胁。保护候鸟,不仅仅要防止乱捕滥猎,还要采取切实措施,保护其习性、栖息地、食源地、繁殖地等,这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我国候鸟保护工作成效明显,候鸟的总体数量是不断增加的,但在一些地方也出现了个别种类数量减少的情况,其原因是米草等外来物种入侵以及人为工程导致候鸟栖息地缩减等,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加以重视,并积极采取措施去解决。”

  没有了住的、吃的,候鸟怎么会飞来,飞来后又怎么能活下去呢?从某种意义上说,保护候鸟栖息地比保护候鸟本身更重要、更迫切。江红星表示,有针对性地增设新的保护区域,在工程项目设计中增加保护因素等,这些都是需要认真考虑的。

  “解决候鸟栖息地上的人鸟之争,还需要积极推进生态补偿,形成长效的保护机制。”王维胜表示,目前各地已有700多个鸟类自然保护区列入国家保护范围,要保护好这些鸟类栖息地,没有当地农民的广泛支持是做不到的。这些鸟吃农民的鱼苗、蔬菜、瓜果等,经常被驱赶、甚至被猎杀。因此,给予农民相应补偿,才能保护他们的利益,也才能获得他们在护鸟方面的配合、支持。

 


多地频现乱捕滥猎候鸟案件 鸟类保护再敲警钟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