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冬:《湄公河行动》因盗版损失3亿至5亿票房

2016年12月05日 11:27 来源:西安晚报
分享

  经全国人大常委会三次审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产业促进法》作为中国文化产业领域的第一部法律,11月 7日获表决通过,将于2017年3月1日正式施行。从2003年开始启动电影立法,到2015年10月30日首次将电影产业促进法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再到酝酿出台的三次审议,历经13年砺剑,终于迎来电影产业促进法的出台,至此,中国电影人的产业改革决心和成就以法为鉴。

  2016年9月6日,湖北省黄石市黄石港区人民法院的审判庭里,被告人汇梦影视茶吧老板卫杨汉因盗录、非法放映、转卖影片等不法行为,被法院以“侵犯著作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这是国内首例因“影院盗录”而被判侵犯著作权罪并直接入刑的案件。此案作为2016年首起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督办专案,受到了网安局、电影局的高度重视,以及各级相关单位的高度关注。

  从此案起,电影版权保护手段完成了从以往的行政手段到行政与刑事手段并用的升级过渡。截至发稿,山东、河南等地先后发生的同类影院盗录、盗播案件也正在审理之中,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和公安部网安局携手联动,中国电影人打击侵权盗版、维护电影市场、保护电影生命线的行动势如破竹。

  文法联动

  10月20日,记者奔赴湖北省黄石市公安局采访了卫杨汉侵权案的办案警官、湖北省黄石市公安局网安支队副队长李春。李春详细介绍了案件情况:2015年11月,影片《我是证人》高清翻拍盗版在网上传播,片方第一时间向电影局报案,并将盗版样本送电影局技术检测部门进行水印检测。检测发现,影片《我是证人》于2015年10月30日凌晨2点45分在湖北省黄石市阳新县银兴影院被盗录。

  电影局随即联系湖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并向公安部门报案,要求全力追查影片盗录案件。湖北省公安厅、黄石市公安局在接到报案后与当地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以下简称文新广局)协同联动,将本案定性为“两法衔接”特大网络侵犯电影著作权案,从犯罪嫌疑人卫杨汉的电脑和手机中发现7个用于交流盗录、倒卖影片的QQ群,每个QQ群成员200~1000人不等。目前查到参与买卖的共涉及62人,分布于全国21个省市。黄石公安奔赴杭州、深圳、江西等多地调查取证。

  此案为侵犯电影著作权犯罪“售、卖、播”一条龙的黑色产业链,在全国尚属首例。

  黄石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支队二大队队长汤思伟向记者详细讲述了此次文新广局的办案经过:2015年12月22日,文化执法支队精干力量依法对卫杨汉经营的黄石港区汇梦影视茶吧进行检查,现场发现该处向顾客放映《寻龙诀》《万万没想到》两部影片,涉嫌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向公众放映影视作品违法经营。当晚,湖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黄石市文新广局、公安局连夜召开了第一次案件推进会。2015年12月30日,市文新广局正式对卫杨汉经营的黄石港区汇梦影视茶吧立案调查。2016年1月5日和1月15日,市文新广局分别以线索移送和案件移送的方式移送公安部门侦办。

  汤思伟对此次文法联动办案颇有感触,他表示,“这对文化执法也是一个突破,此次从前期到后期都是作为一个刑事案件在处理,对全国文化执法部门的同行们颇有借鉴意义。”他更是提醒其他省市文化执法工作者注意,“侵犯著作权,非法获利3万元以上即属于数额较大,可以追究刑事责任,要注意证据固定工作,多与公安机关进行有效沟通。随时做好移交公安部门的准备。”相信此次侵犯著作权案件入刑,对全国文化执法行动也起到了有效的示范。

  身陷囹圄

  10月21日,记者在湖北省黄石市第一看守所里见到了昔日的汇梦影视茶吧老板卫杨汉。29岁的卫杨汉没有想到,自己只是“搞了点电影来放”,怎么就会身陷囹圄。

  卫杨汉的汇梦影视茶吧开在湖北省师范大学校园内,每张电影票票价10~15元不等,来看电影的主要是学生。由于开业之后生意一直不好,开业三个月后卫杨汉开始寻求引入电影放映。

  卫杨汉在采访中说,“我最开始是从各大电影网站、论坛上下载电影,最常用的是西西论坛,但是后来这个论坛资源出了问题,新片供应跟不上,我只能寻求其他的方式来解决片源问题。”在记者的追问下,卫杨汉详细讲述了他在阳新县盗录影片的过程。“片源断了之后,我就开始留意各个电影院,后来通过影院的QQ群联系上阳新县银兴影院的放映员,谈好了以900元每场的价格让他在非正常营业时间为我提供专场放映,又以每场1000元的价格从当地影楼请来摄影师用专业器材进行拍摄。”

  在记者问到,每场近2000元的影片成本,每张10~15元的票价,是否能够为茶吧盈利时,卫杨汉脸上满是懊悔地回答,“基本是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虽然放映新片后生意有所好转,但是相比于成本而言是一直亏损,我也在网上挂出了转让茶吧的消息,但一直没人接手,一直坚持以为等一等生意也可能就会好了,结果……”

  记者在黄石市黄石港区人民法院见到了卫杨汉影视茶吧的账本手册,只2015年11月3日,放映《我是证人》,当日营业额近500元。但相比卫杨汉在采访中所说的房租、装修、片源、员工等成本,确实盈利困难。

  在采访的最后,卫杨汉说,“我以为就算是盗录了影片,只要我不上传网络、不进行传播就不算是违法犯罪,这次的事情真是给我敲响了警钟,希望全国其他在做茶吧类生意的人也都警醒。”

  记者在黄石市黄石港区人民法院见到了本案的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卫杨汉在未取得电影放映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通过从网上下载、向他人购买、在影院盗录等方式获得影片,随后在其经营的影视茶吧进行播放,违法所得为84180元。通过网上转卖这些影片,违法所得28935元。”除被判刑十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之外,“被告人卫杨汉已退出的赃款人民币32000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继续追缴未退出的赃款人民币81115元。”

  行业自律

  10月21日上午,记者走访了盗录事件的发生地——湖北省阳新县银兴影院。银兴影院已经被吊销电影经营放映许可证,大门紧闭,门前的街道上仍有小吃摊贩叫卖,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位买小吃的年轻女子,在问到知不知道影院为何会关门时,女子回答,“好像是出了什么事,但是具体的情况不清楚,”但同时,该女子表示“这家影院关门之后,看电影确实没那么方便了”。

  记者随后采访到阳新县电影发行放映公司经理兼银兴影院负责人徐春生。在此次的盗录案件中,银兴影院涉案副经理和放映员均受到了严厉处分,放映员被直接开除,副经理被撤职记过。银兴影院也被吊销执照,停业11个月,损失近70万。

  在采访中,徐春生满面愁容,“确实也是我们监管不力,一个影院副经理有大门钥匙,一个放映员有放映室钥匙,二人配合,在半夜凌晨等非营业时间溜入影院为盗录提供便利。都是被一时的蝇头小利迷了眼睛。”

  为了促进行业自律,加强放映管理,坚决打击侵权盗版,电影局于2015年9月向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各电影院线公司、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等相关单位下发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关于严厉打击在影院盗录影片等侵权违法行为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中明确提出,“盗录影片及非法传播盗版节目是触犯《刑法》和《著作权法》的严重犯罪行为。鼓励、支持影片版权方依法追究盗录者及非法传播盗版节目者的法律责任。”

  同时提出,“加强和完善电影技术检测手段,利用数字电影水印技术追踪盗录影院及盗录时间。对于查证有盗录行为的影院将由《电影放映经营许可证》的核发机构根据情节轻重做出暂停或吊销该证的处理。省级电影主管部门要对该影院在全省范围内进行通报。”《通知》中对各发行放映单位也提出了要求,“各院线公司要进一步加强版权保护意识,加强对所属影院的规范管理;各影院要加强对员工职业教育和培训,提高员工法律意识。影院在工作中发现有盗录影片行为时,必须及时制止。情节严重的应及时报案。” 2015年12月电影局向各相关单位通报了已经发生、查实的数起影院盗录案件,要求从行业内部进行整改和重视。

  铲除毒瘤

  从早年的卡带、VCD、DVD到今天的互联网云端分享,科技发展使得音像制品的版权保护愈加艰难,近年来电影产业发展欣欣向荣,盗版影片更是“蒸蒸日上”,不少业内人士都奔走疾呼抵制盗版。导演冯小刚说,“看盗版的人很多,打击盗版要想收到实效,必须依靠法律。”盗版,已经成为每一个电影从业者的心头之痛,打击盗版就是在保护电影产业的生命线。

  10月24日下午,记者就此次的打击盗版行动采访了电影局局长张宏森,他说:“盗版是电影产业的毒瘤,打击盗版刻不容缓!”记者问及,“为何此次案值并不算大,却引发了如此巨大的关注,甚至一改往日的行政处罚而直接入刑,这是在传达一个什么信号?”张宏森态度坚决地表示,“此次案件具有典型的代表性,形成了盗录、盗播、非法获利的一个完整违法犯罪链条。我们此次就是在‘解剖麻雀’,预警形势。盗版毒瘤必须用法律手段坚决遏制,以雷厉风行的手段压下盗版蔓延的势头。此次电影盗录入刑,就是旗帜鲜明地表示:侵犯版权就是犯罪!法律不会宽恕任何一种违法犯罪行为,本次的严肃处理就是一种警告,要产生强大的震慑!”

  针对当下的互联网传播特点,张宏森说:“科技不应成为违法犯罪的助推力。如果互联网技术为盗版盗播提供助推的话,互联网平台本身也应当承担责任。我们应该不断推进文化自觉、道德自律、法律约束。”采访当日,距360宣布停止个人云盘服务刚过去三天,360称“个人云盘服务在网盘存储、传播内容合法性和安全性得到彻底的法律解决之前不再考虑恢复”。这恰是推进“法律约束”的最好实例。

  采访中,张宏森透露,电影局正在与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共同建立举报平台,同时加大推进影片的水印检测技术,加强行业人员的教育培训。说到水印检测技术,张宏森解释,“当下我们每一个电影母版都有一个暗嵌水印,每一个拷贝都有不同的水印,可以直接追踪到盗版的源头,精确查出盗录影院、时间等信息。可谓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当天下午,记者奔赴博纳影业,就盗版问题采访了博纳影业集团总裁于冬。

  作为影片的出品方,于冬深受盗版之苦,“《湄公河行动》上映只一天,手机上、电脑上就出了高清资源,盗版对2D影片的伤害极大,基本上映当天就可以见到铺天盖地的盗版,有的甚至直接就是高清。像这次的《湄公河行动》,我认为盗版导致的直接损失在3亿~5亿票房。”同时,于冬也提出了出品人打击盗版的难言之苦,“每部电影放映的生命周期很短,最长不过一个月,在这期间出现了盗版就能直接导致重大的损失,作为出品方,我们很难面对漫长而冗杂的行政处罚。所以应该从技术上、法律上直接从源头严厉打击,采取果断坚决的处罚。”

  当前,电影局联手公安部网安局,对电影的知识产权保护高度重视,统一部署湖北、山东、河南、陕西、辽宁等地公安网安部门开展侦查打击,抓获多省、多个犯罪嫌疑人,摧毁多个依托互联网形成的盗录、贩卖电影的黑色产业链。

  公安部网安局副局长张宏业表示:公安机关网络安全保卫部门始终重视防范整治和侦查打击利用互联网侵犯知识产权的违法犯罪活动,近年来先后侦破一批涉嫌利用互联网非法销售存储盗版图书、音像制品和软件等侵犯知识产权的案件。此次组织开展全国公安网安部门侦查打击网络非法盗录、传播未公映电影黑色产业链专项行动,进一步彰显了网安部门打击网络侵犯知识产权违法犯罪活动的坚强决心。我们将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加强网上违法犯罪活动线索的发现核查,查清一起打击一起。

  王文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