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数吨奥凯电缆废料现河北农村一厂房 已堆放半年

陕西数吨奥凯电缆废料现河北农村一厂房 已堆放半年

2017年03月27日 04:05 来源:北京青年报
 

和奥凯电缆废料一同被发现的产品合格证

  从陕西西安市到河间市故仙镇王王士由村,两地相隔超过1000公里。陕西奥凯电缆有限公司生产的电缆废料,出现在王志伟的二哥王炳路家门口。

  自3月13日起,由陕西奥凯“问题电缆”引发的舆论风波持续发酵,西安、成都、重庆、合肥等城市的轨道交通,及宝兰、西成、渝黔、兰渝等铁路项目均受到波及。

  对于标注着陕西奥凯有限公司标识的电缆废料,缘何会出现在王志伟老家所在的村中?其亲属介绍,这些废料是从西安运回来的。

  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与这些废料一路之隔,是王王士由村的一家线缆生产厂,这家村中的私人企业,2014年7月成立,大约于今年春节后停产。

  这些废料究竟为何穿越1000多公里,出现在了王王士由村?目前,迷局仍然待解。

  奥凯电缆废料“出现”在王家

  3月25日,北青报记者来到王志伟的老家河间市故仙镇王王士由村,在王志伟的二哥王炳路家门口,发现两侧凌乱地堆放了几堆电缆废料,没有铜线,只有塑料表皮,废料上面标注了“陕西奥凯电缆有限公司”的标识。

  北青报记者从废料当中还找到了陕西奥凯电缆有限公司产品合格证以及质量跟踪卡等标牌,上面标注着产品的名称、型号、规格、执行标准等。当北青报记者对着电缆废料拍照时,一名住在附近的村民警惕地上前询问北青报记者在干什么。

  陕西奥凯电缆有限公司的这些废料为何从1000公里以外的西安杨凌,来到王志伟的老家?

  住在王炳路家对面、临街屋子的王王士由村村委会委员王成长解释说,这些废料是王志伟从陕西运回来的,“运回来大概有半年多了,一直堆在这里。”至于运回做什么,他没有告知明确答案。

  在北青报记者采访中,王志伟的二嫂曾在门口简单提到,这些电缆废料是对面厂子的。不过一天后的26日,王志伟的二嫂改变了说法,说这些废料是从陕西拉回来的,“因为那边无法处理。”

沈江线缆厂旁边发现的废料标有奥凯电缆的标识

  3月25日下午,附近的一名从事线缆回收的师傅开着拖拉机,把王炳路家门口的电缆收走了。这位师傅告诉北青报记者,这些废料堆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大概有好几吨,他陆陆续续拉了几次,就剩下这些,是村委会委员王成长打电话通知他过来拉,他给了王成长100块钱。至于这个钱为什么给了王成长,而不是王志伟的二哥,他表示并不知情。

  王王士由村里的“沈江线缆厂”

  河北省河间市是著名的电缆生产基地,河间电线电缆产业集群是河北省的8个试点之一。在高速路两旁,随处可见相关电缆企业的广告招牌。

  在王炳路家正对面也是村委会委员王成长家的屋后,正是一家电线电缆生产厂。一排黄色的厂房,门口堆放着很多缠绕电缆的铁木盘,厂房大门紧闭,很少见到人员进出。

  这是王王士由村唯一一家电缆厂。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该厂名为河间市沈江线缆厂,2014年7月18日成立,主要经营电线电缆生产销售(国家产业政策限制或淘汰类除外),是个人独资企业,投资人为王炳成。据了解,王炳成是该村的一位村民。

  相比于早先的辉煌,受困于产业整顿、经济调整等因素的影响,很多电缆厂已经关闭,设立于村庄的电缆工厂更是寥寥无几。北青报记者走访了多个村庄,发现极少有在村子里面的电缆企业。

  在和北青报记者交谈过程中,王王士由村村委会委员王成长明确说,“这个厂子是我的。”村民也确认,王成长和这个电缆厂有关系,“他不是厂长,厂长是王炳成,但他们是一个家族的,关系不远。”

王志伟二嫂对奥凯电缆废料来源说法前后不一

  沈江线缆厂规模不大,有五六个工人,大约过了今年春节就不生产了。知情人介绍说,“出什么产品,往哪销售,技术都哪里学来的,我一概不知,也没权力管人家。”

  据了解,厂房和王王士由村并无关系,厂房用地不是村子划拨,有利润也不给村子里面,但是村子里面修路,企业主都给予了资金支持。

  此外,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此前该厂的牌子还挂在大门的墙壁上,但是3月25日,不知何故,牌子已经被人撤下,只剩下光秃秃的墙面。

  北青报记者此前从陕西杨凌曾经在奥凯公司内工作的员工那里了解到,在2015年和2016年间,曾有过多批没有标识的电缆进入奥凯公司厂区,在加印了奥凯电缆的标识并重新包装后,被发出厂,但是这些员工表示,他们并不清楚这些电缆来自哪里、发往哪里。

  “我们就按照企业领导的布置干活,也不会去详细问,我们就是干活的,心里没多想,而且感觉多嘴也不好。”员工李明(化名)说。

王志伟二哥王炳路家对面的沈江线缆厂

  举报帖中的赵志刚是王的妹夫

  距离王王士由村大约2公里,是王志伟的妻子刘秀芬的老家——刘王士由村。

  据邻居介绍,目前刘秀芬家里就剩下其母亲一个人,今年已经70多岁,身体也不是太好。去年老伴刚刚去世,老太太压力很大。老太太还不知道这个事情,街坊邻居都在瞒着她。

  “老太太不出门不知道,要知道,一下子出了这个事情,天都塌了。”住在老太太隔壁的刘姓村民说,他是前天才知道的这个事情。当着北青报记者的面,他拿出手机,翻出了王志伟在电视上道歉认错的新闻,“现在网络方便,手机一查就知道了。”

  据了解,王志伟和刘秀芬对老人很孝顺,每年都会回来看望,有时候开车回来,有时候也坐车回来。村支书王树胜也确认王志伟夫妇很孝顺。他举例说,王志伟的母亲因脑血栓每年要住院检查两次,每次5000多元钱,这些都由王志伟一人承担,不用其他兄弟姐妹分摊。兄弟姐妹之间也很愿意帮忙,愿意支持,关系比较和睦。

  村民告诉北青报记者,刘秀芬姐妹三人,刘秀芬排行老二,大姐也嫁到了王王士由村。王树胜介绍说,刘秀芬的大姐一直都在村里务农,没有跟随妹妹刘秀芬去西安工作,“她家种的地多,收入还挺多,丈夫做些建筑装修工作,不需要出门,一家子没跟着去西安。”

  在举报帖中,举报者曾提到“王志伟雇用一名姓韩的副总与一名叫赵志刚的员工负责推销奥凯电缆,此二人对陕西奥凯电缆有限公司生产的电缆质量非常清楚,整日担惊受怕。” 北青报记者从村民口中了解到,赵志刚正是王志伟的妹夫。

  公开简历中,王志伟学历信息显示为“工商管理硕士”、高中毕业后进入河北知名电缆企业新华电缆当工人,热心“电缆的工艺研究、生产流程的改进”,后被公司委派到陕西从事电缆销售,其妻子也出自新华电缆。

  河北新华电缆公司一位负责人介绍,王志伟确曾在新华电缆工作过两年时间,但并非技术人员,更没有听说过委派其去陕西销售等情节;其妻子刘秀芬则从来不是新华电缆的员工。

  之前有媒体说,王志伟的妻子刘秀芬毫无电缆行业的从业经历。不过一位邻居回忆,刘秀芬似乎也在电缆厂上过班,“好像上过一年多”,结了婚以后,和王志伟一起去西安跑电缆销售。

  至于为什么突然跑到西安,村民们纷纷表示不知情。王树胜也很好奇,“谁知道什么原因去那里做买卖去了呢,我现在也纳闷,究竟是什么关系引过去的,就跑那里去了。”

  “现在大家对有钱人也不那么捧场了。”王树胜说,村里极少数人知道他挣了钱,大多数人不清楚。

  王志伟对村里的公益事业非常支持。2014年,王王士由村集资硬化村内道路,村支书王树胜给王志伟打了电话,在电话中,王志伟表示,捐款一万元。

  北青报记者在村头一块刻有“二零一四年街道硬化光荣榜”的石碑上,王志伟名列第一位。其他村民的捐款数额多是1000、500元。

  本版文/本报记者 郑林 付垚 实习记者 刘思洁

 


陕西数吨奥凯电缆废料现河北农村一厂房 已堆放半年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