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众传媒小股东爆仓拖累民生中信证券 江南春被疑套现

2017年03月24日 10:20 来源:中国经济网
分享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近日,多家媒体报道分众传媒股东上海筝菁高价质押给金融机构的股票爆仓,拖累了民生、中信等证券机构。

  2016年11月16日,上海筝菁将所持分众传媒3000万股股票质押给民生证券,民生证券则支付3.11亿元。股票质押率60%,而质押的股票价格为10.37元/股,质押的预警线是15.55元/股,平仓线则是13.48元/股。

  此后,2017年2月15日,分众传媒股价放量下跌,引发股价跳水的是前一交易日大宗交易平台上近42亿元的减持交易,原本在平仓线附近徘徊的分众传媒股价彻底失守,连续两个交易日逾10%的跌幅让上海筝菁最终爆仓。

  2016年12月1日,中信证券与上海筝菁签署股权质押协议,后者将1500万股分众传媒股票质押给中信证券,得到1.55亿元的融资额,质押回购利率略低于民生证券但也达到7%,预警线和平仓线同样为150%和130%。

  也就是说,上海筝菁质押给中信证券的股票价格为10.33元/股,与民生证券质押价格只有4分钱的细微差异。因此,质押给中信证券的1500万股也已经处于实质上的爆仓状态。

  对于爆仓事件,上海筝菁背后的大股东沣沅弘却并不想承担担保责任。分析指出,对于该事件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业内人士表示,沣沅弘目前账面所存资金或不足以圆满解决此事。

  在股票质押爆仓的同时,市场中有质疑声称分众传媒控制人江南春套现。

  2016年4月18日,“七喜控股”正式变更为“分众传媒”,在2016年4月七喜控股定向增发前夕,一份规模为5亿元的基金产品以不少于80%的金额投资于七喜控股的定向增发,剩余部分投资于其他定增资管计划。基金的退出方式为:解禁退出以及退出标的资管计划。江南春则是该基金的基金管理人的天使投资人。

  2016年12月29日,分众传媒迎来了第一批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的解禁,解禁数量高达30.36亿股,在限售股大规模解禁后,分众传媒就开始频频现身大宗交易平台。分别在2017年1月9日、2月14日、2月15日以及3月1日成交3000万股、3.36亿股、1870万股以及360.06万股,成交金额分别为4.20亿元、41.77亿元、2.33亿元以及4007.49万元,合计成交金额48.70亿元。成交价格区间在11元~14元之间。

  中国经济网记者试图联系分众传媒,但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表示无法接受采访,公司总机工作人员表示,董秘电话无法转接,公司目前没有可接受媒体采访的部门。

  小股东质押爆仓

  据证券市场周刊报道,分众传媒第七大股东上海筝菁数月前高价质押给金融机构的股票如今已经跌破了平仓线。2016年11月和12月,上海筝菁将所持股份进行质押。其中,质押给民生证券3000万股融资3.11亿元,质押给中信证券的1500万股则获得了1.55亿元。

  2016年11月16日,上海筝菁的普通合伙人喻俊华与民生证券融资负责人毛剑锋签署股权质押协议,上海筝菁将所持分众传媒3000万股股票质押给民生证券,民生证券则支付3.11亿元。

  回购协议显示,此次质押的回购利率为8.2%,履约保障比例预警线为150%,履约保障比例最低值为130%。在质押之时,上海筝菁所持的分众传媒股票按照前20个交易日收盘价和协议签订前一日的收盘价中较低的17.28元/股计算,上海筝菁此次质押的3000万股股票市值达到了5.18亿元。

  按照此次的质押市值与融资额,股票质押率达到了60%,而质押的股票价格为10.37元/股。

  60%的质押率显然不低,担心风险的民生证券或许有了一丝担忧,因此到了2016年12月29日,双方签署补充协议,当股价跌破预警线时,原本需要第二个交易日完成补仓直至高于预警线,修改为“T日跌破最低线时,T+1日14点前完成补仓至预警线以上”。如果没有在规定时间内补仓,则上海筝菁就构成违约。

  根据质押协议可以算出,上海筝菁此次质押的预警线是15.55元/股,平仓线则是13.48元/股。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民生证券要求上海筝菁签署补充协议,因为就在彼时分众传媒的股票已经跌至了预警线。

  2月15日,分众传媒股价放量下跌,引发股价跳水的是前一交易日大宗交易平台上近42亿元的减持交易,原本在平仓线附近徘徊的分众传媒股价彻底失守,连续两个交易日逾10%的跌幅让上海筝菁最终爆仓。

  无独有偶,中信证券也不幸中招。2016年12月1日,中信证券与上海筝菁签署股权质押协议,后者将1500万股分众传媒股票质押给中信证券,得到1.55亿元的融资额,质押回购利率略低于民生证券但也达到7%,预警线和平仓线同样为150%和130%。

  也就是说,上海筝菁质押给中信证券的股票价格为10.33元/股,与民生证券质押价格只有4分钱的细微差异。因此,质押给中信证券的1500万股也已经处于实质上的爆仓状态。

  20亿资金席卷民生证券等机构

  据投资时报报道,2017年2月中旬的一天,坐落于北京市东三环北路2号的沣沅弘集团总部,迎来了一批“不速之客”,他们皆为沣沅弘操盘公司出质分众传媒股票“爆仓”之事而来。

  《投资时报》记者独家获悉,并经多方查询后了解到,此次股票质押事件共涉及约20亿元、四条通道十余家机构,不完全名单显示,这些机构分别为厦门国际信托、华宝信托、民生证券、新华信托、浦发银行厦门分行、厦门象屿金象控股集团、吉林九台农商行、上海融好等等。目前已有质权方通道正式向沣沅弘方面提交股权质押违约通知。沣沅弘方面迄今已向个别质权方提供解决方案,即通过先行垫资3000万元至3500万元表达诚意,并寻求在未来三个月内解决问题。

  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由于沣沅弘采取了“一对一”式谈判手法,不同涉事机构间很难得悉对方的交涉进度及沣沅弘的还款力度,因此,面临“囚徒困境”的十余家机构走上诉讼之路或是大概率事件。

  分析指出,沣沅弘出质分众传媒股票只是A股市场股权质押大势的一个缩影。

  进入2017年以来,股权质押之风愈演愈烈。据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截至2017年2月12日,开年不足两月时间,两市公告的股权质押交易就超过千宗,同比去年增幅五成以上。而如此巨量的股权质押交易,正是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口中的“资本大鳄”利用杠杆工具进行金融交易的重要一环,也是证监会近期去杠杆工作中重点关照的方面。

  业内人士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尽管大盘不存在“短期内大幅下跌”的系统性风险,但对于个股而言风险依然存在,而一旦触及质押平仓线,出质方的态度就显得尤为重要。

  《投资时报》记者了解到,此次质押分众传媒股权“爆仓”风波中,沣沅弘对事件的解决态度并不明朗。一方面,其对一众质权方的沟通采取一对一方式,第三方很难知晓其对于其他方面的态度;另一方面,对于已提出解决诉求的质权方,沣沅弘也未在约定时间内给出有效答复。

  对于该事件未来可能的发展方向,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沣沅弘目前账面所存资金或不足以圆满解决此事。

  江南春套现?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2016年4月18日,“七喜控股”正式变更为“分众传媒”,这意味着中概股分众传媒借壳上市已经全部完成。

  在2016年4月七喜控股定向增发前夕,一份基金产品介绍显示,该基金为契约型基金,产品的规模为5亿元;100万元认购、每10万元递增;产品期限为:15+5个月(预计存续期为15个月,可选择延期终止,但延期不得超过5个月),该基金的投资方向为:不少于80%的金额投资于七喜控股的定向增发,剩余部分投资于其他定增资管计划。基金的退出方式为:解禁退出以及退出标的资管计划。

  公开报道显示,江南春是该基金的基金管理人的天使投资人。

  投资圈一资深人士对记者表示,分众传媒在回归前融资时,该基金曾经给予其非常重要的帮助,为分众传媒引入了诸多100万元投资门槛的高净值个人投资者。但显而易见,在分众传媒借壳上市之后,也将遭遇减持压力。

  事实印证了上述人士所说的话,2016年12月29日,分众传媒迎来了第一批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的解禁,解禁数量高达30.36亿股,占分众传媒股份总数的34.75%,按当时的市价算,该批解禁股市值为412.40亿元,而这些机构的持股成本只有5元多/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上述限售股大规模解禁后,分众传媒就开始频频现身大宗交易平台。其中,分别在2017年1月9日、2月14日、2月15日以及3月1日成交3000万股、3.36亿股、1870万股以及360.06万股,成交金额分别为4.20亿元、41.77亿元、2.33亿元以及4007.49万元,合计成交金额48.70亿元。成交价格区间在11元~14元之间。

  不仅如此,约1个月后的4月17日,分众传媒还将有约5.05亿股限售股解禁(持股成本是9.9元/股),占总股本的5.78%,对应的市值为59.24亿元。

  在大量大宗交易发生的同时,分众传媒的股价也不断承压。截至3月17日收盘,分众传媒的股价为11.73元,相较于2016年12月底约14元左右的股价,公司的跌幅已达到15.31%。

  对此,分众传媒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可能受解禁压力影响,分众股价近期出现一些波动,这属于正常的市场行为。分众并不太关注股价的短期波动,而更看重公司的经营和业绩。

  业绩靠补贴 江南春靠啥支撑千亿市值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眼下,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在电梯“无聊时间”内的注意力往往集中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尽管手机可能在电梯里没信号,但是手机上丰富的功能让消费者不一定非得在封闭的空间中去接受那些“被动广告”,未来的分众怎么办?

  近日,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也对当下分众的客户群像稳定性表示担忧。那么,随着人们注意力往手机等移动设备转移,单纯依靠电梯、楼宇广告,能够撑起分众的千亿市值吗?

  2016年1~9月分众传媒的营业外收入为8.2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4.11亿元,增幅为98.6%,主要是因为三季度收到的财政补贴增加所致。不仅如此,分众传媒2016年共收到6笔高额补助,合计金额为8.62亿元,占2016年净利润的19.37%;而2017年至今共共收到2笔补助,金额合计为3.89亿元。

  在共计8笔政府补助中,来自上海市长宁区财政局下发的财政扶持款有4笔,来自宁波大榭开发区管委会下发的财政扶持款共3笔,另外一笔则是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经贸发展局下发给分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8960万元补助。从公司公布的资料看,上海市长宁区财政局的补助是大头,公司在2016年中报披露,收到的补助源自产业政策和个人所得税扶持政策。

  另外的大补助来自宁波大榭开发区管委会,2013年10月宁波大榭开发区投资合作局与分众多媒体技术(上海)有限公司签订的《会谈备忘录》:新公司在大榭开发区注册当年按企业实际缴纳的税费,营业税补贴100%,企业所得税补贴40%,文化事业费补贴100%。第二年起,年纳税费总额在300万以上,按照企业实际缴纳的税费,营业税补贴100%,企业所得税补贴40%,文化事业费补贴100%。第四年起,营业税补贴80%,企业所得税补贴32%,文化事业费补贴80%。则此补助可持续到2017年10月份,到2018年补贴多少,也是未知数。

  专注于互联网研究的心理管理学专家陈禹安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众传媒之所以能够开创这么大的传媒帝国,是基于对“三无时间”(无意、无聊、无奈)的利用。在移动互联网成为主流之前,“三无时间”是人们普遍的痛点,分众的出现弥补了这个巨大的注意力空白。“但是当手机出现后,分众赖以发家的注意力机制不再存在,这等于是整个基础都动摇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