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卫计委主任:设立医事服务费为防“逐利诊疗”

2017年03月23日 01:43 来源:新京报
分享

  4月8日,北京将启动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北京医疗机构众多,隶属关系复杂,此次改革并非一蹴而就。2012年起,北京陆续有11家不同类别的医院,进行了医药分开试点。长达5年的试点经历了怎样的考虑?如今的改革路径,又是如何一步步确立?就此,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主任方来英,深入了解北京医改的“探路之旅”。

  我们进行医改,不是完全站在医院的角度去考虑,否则现有体制下医院能实现营利,没有医改的必要。医改考虑医院利益,是为让医院更好地为市民服务,体现公立医院的公益性。——方来英

  谈医改试点

  核心是让公立医院向公益性靠拢

  新京报:北京从2012年就开始医药分开改革试点,具体怎么推进的?

  方来英:从2012年起,北京11家医院进行医药分开试点,取消挂号费、诊疗费、药品加成,增设医事服务费,包括5家市属三级医院,以及延庆、密云的6家区属二级医院。

  这些医院是分批推进的,首先是友谊医院;两个月后朝阳医院试点,这两家是综合医院;3个月后,同仁、积水潭、天坛医院加入试点,这些医院有知名专科。2014年起,延庆、密云的二级区域医疗中心加入。选择这些医院,是考虑到它们类型不同,机构定位、服务体系、患者结构有差异,能取得更全面的试点效果。如医改在这两类群体里都能走通,那么没理由在全市走不通。

  总结5年试点成果,5家三级医院的药占比从2012年的43%,逐年下降,2016年约为33%,医生用药行为比之前更合理,患者就诊(门诊/住院)药费负担,呈现较明显的环比下降趋势。

  新京报:北京医改试点开展近5年,想弄明白什么问题?

  方来英:从试点到正式启动,要根据不同阶段的试点结果来确定下一步推进方向,具体时间最初难以预设。

  试点关注的核心问题,是这套方案能不能让公立医疗系统向公益性靠拢看齐。改革是否有利于医院发展?这个发展是综合的,包括公立医疗系统的合理性与协调性,医院功能、技术能力的发展,绝不简单是增加收入与多盖楼。还有,能不能通过改革让公立医疗系统更明确且符合功能定位。

  另外,就是社会、医保系统能否承受,是否能有效规范医疗行为,抑制医疗费用。

  新京报:有媒体报道,试点医院因为药价低,吸引很多单纯开药的患者,不符合分级诊疗的大方向。

  方来英:同样质量的药品,试点医院价格更低,肯定会吸引部分人群去开药,这是市场规律。现在推开到北京所有医院,大家药价都一样,这种现象会自然破解。

  新京报:试点医院药品加成是否全部实现平移?

  方来英:设立医事服务费,要考虑到医院本身能否平移,这点上不同医院情况有所不同。但医改并不是简单的加减法,要看“总账”。

  我们进行医改,不是完全站在医院角度去考虑,否则现有体制下医院能实现营利,没有医改的必要。医改考虑医院利益,是为让医院更好地为市民服务,体现公立医院的公益性。

  试点数年,这11家医院的患者普遍接受,病人服务量、患者投诉量、医疗技术等各方面,都没出现负面情况,医保部门也给予保障,医院运行平稳。

  谈全市推广

  反复斟酌方案,做了一年多准备

  新京报:什么时候决定向全市层面全面推行的?

  方来英:5家三级医院试点3年后,按照中央部署要求,我们酝酿整个北京地区医药分开改革的深化。2015年,市政府各相关部门就开始讨论,反复斟酌形成如今的医改方案,前后准备了一年多。

  新京报:讨论了哪些问题?

  方来英:一个是医改步骤。北京医疗卫生体系非常复杂,集中了央属、市属、区属不同隶属关系的医院,被称作“八路大军”。经过总结和分析,觉得试点经验可行、可复制,同时向国家卫计委、国务院医改办进行多次专题汇报,并和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武警部队后勤部等做了大量沟通,最后决定同城同步推进医改。

  医改方案,也花了大量时间研究,考虑到北京具体条件和环境,选择在取消挂号费、诊疗费、药品加成,增设医事服务费同时,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实施阳光采购,进行三医联动(医疗、医保、医药改革联动)。提高患者就医质量同时,体现医务人员医疗服务价值。

  谈医疗价格

  不希望项目收费诱导医疗行为

  新京报:患者就医最关心的是价格,目前调整的这435项医疗服务,价格怎么定的?

  方来英:调整这么多项医疗服务价格,前后经过一年多反复测算,主要考虑几个因素,一是要体现医务人员的技术价值,控制单纯的物耗,所以护理费、住院费等项目有所提升,CT、核磁等大型检查费下降。同时,也考虑医疗服务成本,但并没完全按成本定价,如严格按成本测算,很多服务亏空。

  新京报:并不是所有医改城市都设医事服务费,北京为何要设?

  方来英:公立医院收入主要分三块,政府补贴、医疗服务、药品加成。医改后,医院少了药品加成收入,如何正常运行?医事服务费可以补偿。

  其他地区不单独设置医事服务费,而是通过调整项目价格来补偿医院收入,而单独设立医事服务费,跟具体服务项目是分开的。一来,我们不希望项目收费诱导医疗行为,不希望医生让你做某个项目,不是出于诊疗需要,而是因项目收费高。二来,也体现了医务人员劳动价值。从5家试点医院看,这条路是走得通的。

  新京报:医事服务费在试点和正式推广时不同,为什么调整三级医院普通医师的费用?

  方来英:这是统筹考虑的结果。首先,参与试点的5家大医院都是市属三级医院,随着医改扩面,会有更多医院被纳入进来,情况更加复杂,必须考虑到整体特点。

  比如,北京地区很多医院是国家医学中心,如协和医院、中国医科院肿瘤医院、阜外医院等,他们的医疗任务、病人结构和试点医院就不一样,很多病人都是来自外省的疑难杂症患者,治疗难度系数更高,治疗方法也不一样。除临床治疗外,很多国家级医疗机构,还要承担医学科研、标准引领领域等方面的任务。如保持原有医事服务费,这些医院可能无法补偿医院药品加成收入。

  另一方面则考虑到更有效地鼓励病人分级诊疗。在北京各大医院就诊患者中,很多是常见病、慢性病,在基层医院就能得到足够治疗,如大医院这部分患者比例不下降,宝贵的专家资源就被浪费,一些疑难重症患者得不到医治。如何合理分流?大医院的医事服务费必须和基层医院拉开,一部分患者就会选择去较便宜的基层医院。

  考虑社会承受力,医保也采取定额报销政策予以保障。

  谈医改预期

  知名大专家“不能成为卖药的”

  新京报:下月医改就要全面启动,预计会有哪些难点?

  方来英:这么多年论证和反复测算,我们是有信心的。前期我们去很多医院进行调研,医生也非常理解,包括很多专家跟我说,国际知名大专家,不能成为卖药的,之前的体制一定要变化。

  希望市民支持我们。医改是一个庞大的工程,目前推行的并不是全部,在政策落实过程中,肯定会有不少问题,但卫生部门一直在努力,北京的医疗服务会更好。

  新京报:下一步还有哪些具体措施会跟进?

  方来英:一方面改善医疗服务,从预约挂号到知名专家团队服务、优化诊疗程序等,各区及各医疗机构会制定更细致具体的服务举措。另一方面是加强监督管理,开展住院服务的DRG(疾病诊断相关组)评价;开展医药分开综合改革监测工作,将社会关注度高、服务量大、有代表性的医疗机构纳入监测范围,监测指标包括医疗资源、服务量等92项。

  新京报记者 戴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