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新生儿HIV暴露”事件始末:未告知孕妇检测结果

宜宾“新生儿HIV暴露”事件始末:未告知孕妇检测结果

2017年03月29日 04:23 来源:北京青年报
 

宜宾市妇幼保健院

  2月21日,张威(化名)的女儿出生,但孩子的出生并没有让他感到喜悦,反而让一家人陷入沉重。去年7月,张威的妻子江霞(化名)在宜宾市妇幼保健院做孕检,拿到手的报告显示一切正常,此后的常规检查中也没发现任何问题。但在孩子出生后,医院告知江霞,她被检测出梅毒,HIV(艾滋病病毒)待诊,而她的女儿则被测出先天性梅毒,HIV暴露(具有感染HIV的危险)。

  3月27日晚,宜宾市卫计委通报称,首诊时江霞就被测出梅毒,但由于首诊医生当时因没有联系上江霞,便没有告知其这一情况。经诊断,江霞的HIV抗体检测为阳性。目前首诊医生已被医院解聘,相关专家已对患儿进行会诊治疗,7天后将首次检测HIV抗体。

  生完孩子才被告知检测结果

  女儿出生了30多天,可张威只见过她三面。父亲两个字对他来说不是喜悦,而是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沉重。

  刚满月不久的女儿,出生后就被检测出患有先天性梅毒、HIV待诊,张威还没来得及给孩子起个名字,就接到了一张病危通知书。只有每个星期三下午,张威才能去病房探视女儿,看看她的模样,而每一次只有两分钟时间。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张威认为是宜宾市妇幼保健院。

  2016年6月,当时还是张威女友的江霞发现自己怀孕了。7月初,江霞在母亲的陪同下前往宜宾市妇幼保健院挂号建卡,并进行孕检,孕检的内容包括梅毒、乙肝等常规项目检查。检查完后,江霞手里拿到的检查结果显示正常,两人便开始准备新房等待孩子的降生。为了让孩子生下来不至于成为黑户,同年12月,张威和江霞在民政局登记结婚。

  接下来的每个月,江霞都会去宜宾市妇幼保健院检查,每次的检查结果都显示正常。今年2月20日,快要分娩的江霞住进宜宾市妇幼保健院,并选择剖腹产的方式让孩子出生。张威回忆,江霞住进医院后,医生曾把她的所有病历信息拿去,发现里面没有检测梅毒等项目的检查单,寻找无果后,医生让江霞再次抽血检查。

  2月21日,江霞产下了一名女儿,还没来得及喜悦,就很快被告知她的血液存在问题,被检测出梅毒、HIV待诊。听到消息的那一刻,张威和江霞“都被吓住了”。

  不敢相信的江霞再次抽血检查,结果依然一样。知道爱人的血液检测结果后,张威赶忙询问医生女儿是否会感染,医生称“婴儿是从母体里生出,肯定有感染”。2月22日下午,张威的女儿被检出患有先天性梅毒,进一步检查后被认定HIV暴露。

  消失又突然出现的检测报告

  张威觉得,这一切都像是晴天霹雳一般,扎进他的心里。难受之余他不明白,孩子降生之前,江霞的每次检查都很正常,为何会突然染上梅毒?

张威女儿的病危通知书

  2月23日,张威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显示,他的HIV抗体为阴性,也没有感染梅毒。此后,他到宜宾市妇幼保健院,想找出事情的源头。

  2月27日下午,张威去宜宾市妇幼保健院档案室查看江霞的门诊检查报告单及住院病历材料,这时他才发现里面有一张检验报告单,报告单里显示,HIV抗体检测结果为复检待诊,梅毒螺旋体抗体检测结果为阳性。

  这张检验报告单上注明的接收时间为2016年7月6日,也就是说,在江霞来到宜宾市妇幼保健院做第一次检查时,就被检出梅毒,HIV为待诊。只是这张检验报告单直到孩子出生那一刻,都被放在档案室中。

  张威表示,他们根本没有收到过这张检验报告单,也没有任何人通知他们江霞血液检查存在问题。

  张威找到医院有关医生,医生称江霞在妇幼保健院从建卡到生产共经历了4名医生。首诊的刘仁惠医生称,检验单出来后曾联系过江霞,但是电话没有打通。

  “这是借口,我和我爱人没有接过她打来的电话,而且我让他们把电话记录调出来,他们也调不出来。”张威说,检查时曾留下了江霞和他的联系方式,而电话号码都是对的。

  张威甚至认为,首诊医生是有意把江霞检测出梅毒、HIV待诊的结果隐瞒了,“因为按照规定,检查出问题后,要上报给市疾控中心,还要进行检查或者追踪治疗,但是这些都没有。”

  更让张威不解的是,江霞怀孕期间所有的检查都是在宜宾市妇幼保健院进行的,首诊的医生没有告知江霞及家属关于检测出梅毒、HIV待诊的结果,但接下来几个月对江霞进行检查的医生为何没有再次对江霞进行血液检查,“孩子都生下来了我们才知道这件事,这时候你让我们怎么办?”

  “医生打不通电话”无证据

  3月27日晚,张威等来了宜宾市卫生计生委对此事的调查通报。

  通报称,2016年7月5日,江霞到医院妇产科刘仁惠医生处进行检查,7月6日,医院出具的检验结果显示:江霞梅毒抗体检测阳性,HIV初筛阳性。医院检验科根据危急报告制度反馈到首诊医生刘仁惠处,要求江霞返回进行复检,刘仁惠拨打江霞预留的电话,但无法联系到本人。

  7月28日,江霞再次到市保健院找唐医生进行孕期检查。根据通报的描述,“唐医生根据其自述检验结果正常进行认定”,在未对初检检验单核实的情况下按正常孕产妇进行处理,自此江霞在市保健院先后进行了数次孕期相关检查,历经4名医师检查,均未对首次检验结果进行核实和追踪。直至今年2月20日入院,在术前检查时才再次发现江霞梅毒抗体检测阳性,HIV初筛阳性。3月2日,江霞被宜宾市疾控中心确诊为HIV阳性并送达本人。目前新生儿被诊断为先天性梅毒,HIV暴露。

江霞的HIV抗体确证检测报告显示HIV—1抗体阳性

  对于张威所说的刘仁惠并未给他们打过电话,3月28日,宜宾市卫生计生委妇幼健康服务科科长魏强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没有打通电话是刘仁惠在调查中的说法,但从执法部门的角度看,一定要有相关证据,如当时的电话记录等,才能认定她所说的是事实,“现在来看,我们认为她没有证据来支撑这个说法。”

  为何刘仁惠在检查结果出来时没有第一时间通知江霞及家属?魏强称,这反映出刘仁惠的责任心问题,“按照她的说法,电话打不通后就没有再报告给相关科室了,也没有用其他方式把孕妇找回来复检,后来把这事忘了,导致后续一系列问题的发生。”

  执法机构已对涉案人员立案

  宜宾市卫计委通报称,市妇幼保健院妇产科门诊医务人员责任心严重缺失,工作不细致,以致江霞多次就诊,都无医务人员认真按照孕期保健相关要求开展工作,没有认真核实信息,及时告知预防母婴传播及相关检测的信息,导致没有实施干预措施。

  调查认为,宜宾市妇幼保健院作为医疗卫生机构没有尽到应尽的职责和义务,导致没有将该感染孕产妇纳入高危妊娠管理,提供相应的保健服务。此外,宜宾市妇幼保健院在管理细节上不完善,登记信息过于简单,真实性核实不够,对追踪随访造成困难。

  魏强表示,医院已对涉事的刘仁惠医生解聘,对其他几个涉事医生做出停止处方权的处理。“这是我们医疗机构内部对违反相关医疗操作规程的医护人员的处罚。”魏强说,从行政管理的角度,对医生有一个行政处理的初步处理意见,但这个意见需要等到相关证据链条完善后,再对其进行正式确认发布。

  据魏强介绍,刘仁惠是宜宾市妇幼保健院退休返聘回来工作的医生,“在川南地区,专业医师数量不多,医生资源比较稀缺,有一些退休医生返聘的情况。”而刘仁惠有30年以上从医经历,“一个老医生出现这样的问题很可惜。”

  目前,宜宾市卫生执法监督支队已对涉案机构和相关人员进行立案,正依照相关法律按程序进行调查,下一步将根据调查结果对相关人员和机构依法进行严肃处理。

  “不管怎样都对她有抚养责任”

  这样的通报对于张威一家面临的困境来说,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得知孩子被检出患有梅毒、HIV暴露后,张威的父亲突然休克,虽抢救过来,但直言要和张威断绝父子关系。

  江霞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感染艾滋病毒,已经出院的她,除了需要经常去医院拿药治疗,平时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但张威注意到,她的情绪不佳,每天以泪洗面。

  张威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亲戚朋友,怎么说出孩子染上梅毒的事。此前打工的张威没有了工作,只能在家看住家人,不让他们出事。孩子出生后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每天1000多元的费用也让他承受不起。

  魏强告诉北青报记者,现在已请省市相关专家到患儿所在的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综合会诊,对患儿的下一步治疗进行讨论。28日,张威会到医院和专家面对面进行沟通,了解患儿的治疗情况,“当务之急是全力以赴,保证患儿有一个好的治疗效果。”

  至于患儿的后续治疗费用,魏强称,不会让家属承担,宜宾市妇幼保健院将全程垫付相关费用。

  3月29日,又是一个周三,张威又可以去病房看看自己的女儿。一系列的事情让他焦头烂额,到现在还是来不及给女儿起个好听的名字。他到现在依然觉得,如果江霞的第一次检测结果能够及时告知,那么一定会采取措施不让孩子生下来,也不会有这样的伤害。

  “现在孩子已经来到世上了,作为父亲,不管怎样都对她有抚养责任。”

  文/本报记者 黄筱菁

  新闻内存

  HIV和AIDS的区别

  HIV(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是指人类免疫缺陷病毒,即艾滋病病毒。

  当人体检测出艾滋病病毒或查得出抗体,但淋巴细胞>200,又无临床症状时,医学上一般称其为HIV,即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当淋巴细胞<200或有相应的临床症状,比如肿瘤之类的情况时,医学上称其为艾滋病病人(AIDS)。

  HIV和AIDS都是因为艾滋病病毒感染引起,只是处于不同的阶段。

 


宜宾“新生儿HIV暴露”事件始末:未告知孕妇检测结果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