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者“开口” 资深法医讲述“破解死亡密码”故事

让死者“开口” 资深法医讲述“破解死亡密码”故事

2016年12月09日 02:04 来源:北京青年报
 

  一具寻常人眼中恐怖吓人的尸体,或许就能成为打开真相大门的钥匙。自杀还是他杀?多人作案还是单独行动?利器致死还是钝器伤人?死者或许不能告诉你凶手是谁,尸体却能够为警察指点侦查方向。而让死者“开口说话”,还原事件真相,正是法医的工作。

  随着前段时间网剧《法医秦明》的热播,法医这个神秘的职业终于走到公众眼前。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走进北京市公安局法医中心,听资深法医讲述他“破解死亡密码”的故事。

  推断凶器快速锁定侦查范围

  一手拿起一根长约35厘米,直径三四厘米,一端削尖了的钢管,另一手拿起一片有月牙状缺损的头骨,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法医病理室主任陈庆就此向大家讲述了5年前一桩凶杀案的破案过程。

  2011年冬天,北京某工地上发生一起命案。一名男子全身仅穿着一条红色内裤,死在了卧室的地面上。死者是一名工头,前一天晚上,他和几个工友在外面喝酒后,被工友们送回宿舍。但等到第二天早上该上工时,工头却迟迟没有出现。之后他被发现已经被杀死在屋内。经过尸体检验,死者的头、面、躯干等部位可见十余处被锐器所伤,其中头部被戳了一个窟窿,胸腔有一个从左到右的贯穿伤,凶手的作案手段十分残忍。

  由于尸体上存在多种形状的伤口,侦查员开始怀疑凶手是否使用了多种致伤工具,又或者存在多名凶手。而由于该案中凶手使用的凶器较为特殊,陈庆一时也有些找不到头绪,但他知道上百号的侦查员正在等待自己的结果。

  带着疑问,陈庆开始解剖尸体。在挑开死者头皮时陈庆发现,死者颞部(太阳穴)有一个完整清晰的月牙形缺损,厚2毫米左右,弧长4厘米左右。“死亡的人皮肤会变形,肌肉会挛缩,但骨头是不容易改变的,它能反映出凶器的样子。”月牙形的横截面让陈庆一下想起了小时候电影里的一样工具,“电影里古代过关卡的时候,检查的人拿一个管叉戳到麻袋里,一戳一个洞,看里边装的是玉米还是什么。”再根据胸腔的长度,陈庆推算,致伤工具35厘米左右,直径3到4厘米。

  陈庆马上把这一情况告诉了侦查员,侦查员到工地一问,工地还真有这种东西。当陈庆拿着工地人送的管叉往死者头骨的缺损处一试,严丝合缝,完全契合。“管叉是硬的,头骨也是硬的,它们俩完全契合,换个角度都不行,那就说明凶器就是它了。”利用这一线索,侦查员很快排除了经济纠纷、感情纠纷的可能,“嫌疑人出不了这个工地,再一查,用这种工具的就几个人,侦查范围迅速锁定在这几个人的身上。”

  很快,有人反映说当天晚上1点多,一名年轻的工人回到宿舍后没有马上睡觉,而是去洗澡了。侦查员迅速控制住这个嫌疑人,不久,嫌疑人就交代了杀害工头的事实。嫌疑人称,由于工头经常批评他干的活,前一个月又扣了自己的工资,于是他起了杀心,用刚刚做好的管叉将其杀害。

  这起案件中,因为致伤工具的及时发现,从接警到破案只用了不到三天。正是法医的结论迅速缩小了侦查范围,为侦查员指明了侦查方向。

  判断是否他杀 还生者清白

  除了对凶手的追踪,法医的工作还关系着罪与非罪的判定。

  2011年3月,北京某小区楼房内发生一起火灾,一名长期瘫痪在床的男子在火灾中丧生。死者长期瘫痪在床,只有左上肢可以活动。案发当天,死者的妻子正准备将死者所用的席梦思垫子拿下楼清洗。因为死者喜欢抽烟,所以邻居好心帮忙一起把垫子拿下去的时候,还顺手递给死者一根点燃的香烟。然而,就在洗垫子这18分钟,楼上冒烟了,而男子已经死亡,大片皮肤烧伤、炭化。

  陈庆到达现场后看到,死者左手撑在一个小的凳子上,上身基本是一个右侧卧位,给人想要离开火源的感觉。一个瘫痪在床的人,一根香烟,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活活烧死?而且一个全身瘫痪的人,只有左上肢能动,怎么翻得身?会不会是被人先杀死,挪动了尸体,之后又放的火?就连死者的家属也认为,死者的妻子有着重要嫌疑。家属称,因为死者和妻子的婚姻没有得到家里的支持,妻子有可能为了等他死后继承房产而作案。

  而由于死者尸体的后背上有一片貌似尸斑的红色痕迹,警方内部也出现了分歧,至少半数同事认为这是一起凶杀案。不过,仔细观察过现场,又亲手验尸的陈庆却认为,这不是尸斑,而是一度烧伤,只不过没起水泡。但送尸体去做体内一氧化碳检验后,结果再次出人意料,血液中一氧化碳含量为零。火场不充分燃烧,一定会吸入一氧化碳,除非人已经死了后点的火,血液中才没有一氧化碳。

  真的是凶杀吗?为了得出答案,陈庆解剖了尸体。结果发现咽喉部以声门为分界,上面全是炭尘,下边干干净净。陈庆介绍说,在近距离瞬间爆燃的情况下,人类喉头会出现一个自我保护的反应:挛缩。它会瞬间锁闭呼吸道,但由于每个人体质不同,有人挛缩后,喉头就再也无法打开。于是,本来是保护性的反应机制,却会让这个人活活憋死。此后陈庆又检验了死者身体的其他部分,各处的出血点也都符合典型的机械性窒息特征。

  原来,事发当天死者身下铺了两床太空棉。“棉花着火的速度特别快,别说是18分钟,5分钟都能烧得什么都不剩。”烟头掉在床上,就会产生这种效果。

  但随之而来又有一个疑问,既然是意外,那么一个瘫痪在床,只有左上肢能动的人是如何翻的身?陈庆躺在床上,放松全身,发现只用左臂,无论如何都翻不了身。这样一来,之前所有的结论都将被推翻。但陈庆没有放弃,而是找到多家医院,咨询请教有经验的护士们。护士们告诉他,只要旁边有个东西可以撑一下,患者使劲一推就能翻过来。再重新观察现场,陈庆发现,死者所躺的床垫旁边恰有一个大衣柜,衣柜上有一个清清楚楚的掌印。而死者死亡后右手是干净的,左手全是炭灰。

  就此,此事终于水落石出,这是一起意外而不是他杀,无辜者得以摆脱嫌疑。

  严谨对待每一具尸体让死者安息

  血腥的案发现场,被分解的腐烂尸块,15年来,陈庆经常面临这样的场景。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尸体,还是在大学里。当一具女尸被人从福尔马林池里拖出来,长长的头发在池子里飘了一下时,陈庆不禁有些头皮发麻,此后的几天脑海里也不断浮现出那个画面。但15年来,面对过一桩桩命案,解剖过一具具尸体,陈庆对尸体早已不再害怕。陈庆说,尸体能够记录事件真相,也能给无辜者洗冤。

  像陈庆这样的专业法医,北京市公安局法医中心还有70名。正是这些法医用他们专业的技能,严谨的态度,让死者“开口”,一步步还原真相,才能给生者安慰,让死者安息,保证北京的平安。

  干了15年的法医,陈庆有时也会设想,如果我去干坏事,我能不能不露痕迹,结论是:不可能。如今的犯罪分子,面对的是一个越发强大的公安团队,每个成员都是各自领域的精英,侦查手段更是各种各样,再聪明的嫌疑人也会在这样的高科技团队面前留下蛛丝马迹。文/本报记者 匡小颖

  摄影/本报记者 汪震龙

 


让死者“开口” 资深法医讲述“破解死亡密码”故事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