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称中国冲击西方太空技术封锁 挑战美主导地位

2016年12月19日 09:48 来源:参考消息网
分享

  外媒称中国冲击西方太空技术封锁 挑战美国主导地位

  责任编辑:杨宁昱

  核心提示:拥有最先进技术的西方国家对于向中国销售或转移技术的态度极为保留,所以中国必须依靠自己或者使用迂回手段来实现所有必要的技术突破。

  参考消息网12月19日报道 法国国际关系与战略研究所网站12月7日发表该所研究部主任让-樊尚·布里塞的专访文章,题为《中国的反击:中国向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太空主导地位发起冲击》,文章如下:

  问:中国制定了一份计划,希望用5年时间在基础科学领域有所发现并成为航天技术尖端国家。有十几位研究人员大概希望中国政府加大资金投入并将太空技术投资从2011年至2015年间的6.95亿美元在2026年至2030年提升至23亿美元。中国还希望建设自己的空间站。中国能在航天领域赶上美国和俄罗斯吗?

  答:中国航天计划的法国专家菲利普·库埃2007年写了一本书叫《中国想要月亮》。这个书名宣告了借助那些“为宇航员在21世纪20年代登上月球作准备的自动勘探者”实行的探月计划。近10年后,第一个中国机器人于2013年登上了月球,而且中国仍然雄心不减。

  这份航天五年计划是规模极大的第13个五年计划(2016年至2020年)的一部分,中国社会和经济的节奏依照的仍然是这一承袭自苏联时代的规划体系。中国在取得持续协调的进步这方面的意愿非常明显,一心成为航天大国而且尤其是要开发并完善能够比肩世界一流水平的技术。2016年6月长征七号运载火箭的成功发射以一种不容置疑的方式为这个新计划揭幕。对于那些十分过时且助推燃料高度污染的前代运载火箭而言,长征七号其实是第一个新一代替代者。中国国家航天局几年来已经宣布了北京政策的几大目标:提高科学竞争力、设立轨道空间站,将宇航员送上月球,然后建立月球载人基地,最后是火星载人计划。当前的五年计划围绕的是前两个目标。现在拨入的物资手段肯定还是不够,况且与美国和俄罗斯的合作仍然十分有限,而完全独立开发的成本又很高。中国整个航天领域的预算非常难估计,因为不同部门有交叠而且组织复杂。2014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估计中国该领域预算每年为70亿美元,远远低于美国(400亿美元),但高于俄罗斯(40亿美元)。一些科学家呼吁大幅提升航天局的预算,虽然他们的呼吁与中国寻求的目标是一致的,但其他领域的优先考虑是否能允许航天预算有如此增幅尚不确定。但我们可以确定的是中国会作出必要的努力,主要是为了在5年后将载人空间站投入使用。

  如今我们经常听到中国弥补了与美国和俄罗斯在航天领域的落后差距。在苏联和美国首次发射人造卫星的十几年之后,中国发射了自己的卫星。但中国的载人飞行晚于俄美42年之久。这42年的落后反映在所有重大阶段:第一次飞船装舱,首个登月机器人,空间站的第一块“砖”。这些差距仍然很大,应该有所弥补,何况尖端国家已经停止赛跑了。

  问:为何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却还试图成为航天领域的重大主角?

  答:只有从购买力平价层面来看中国才是世界第一经济大国,这大概并不是天空领域的标准。让中国想成为航天领域重大主角的原因有很多。当然有部分原因在于这样的能力能够带来的威望以及在地缘战略方面产生的正面影响。但首先必须想到的是航天领域必要的技术突破及其对所有领域产生的影响。这对于一个在合作上受到大部分先进国家严重限制的国家而言至关重要。

  拥有最先进技术的西方国家对于向中国销售或转移技术的态度极为保留,因为中国已经证明只要能够做到就会毫不犹豫地加以模仿或者使用可能的双重能力来推动军备计划。所以中国必须依靠自己或者使用迂回手段来实现所有必要的技术突破。军事航天领域就是如此,中国在这方面展现出了跻身最佳水准的意愿。北京曾用导弹击落了自己的一颗卫星,从而表明了自己投入太空战的意愿。中国还是唯一在开发反舰弹道导弹系统的国家。这些反舰弹道导弹显然就是为了摧毁美国的航空母舰。最后还有欧洲人资助了一部分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与“格洛纳斯”卫星导航系统和“伽利略”定位系统竞争。

  中国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就希望成为商业发射供应商,发射报价远低于竞争对手。但最初几年的失败让潜在客户变得非常谨慎。直到2010年,中国每年发射次数变化太大,给人一种不协调且不成熟之感。虽然近几年的可靠性大幅提升,但中国仍然不是该领域的重大主角。而且市场放缓及其新的私人和国家参与者的出现导致竞争更加艰难。

  问:既然中国人已经成功探索太空并登上月球那么还要实现什么目标呢?

  答:能够完全自主实现所有类型的卫星发射——无论军用还是民用,无论载人与否——并开始修建空间站这一简单事实让中国成为一个航天大国。相反的是,俄罗斯和美国开始的时间更早,方式也更为协调,而且是在纯粹竞赛氛围下展开的。这种竞赛虽然目前似乎已经结束,却已经跨越了很多重大阶段。接下来我们可以预料到的“首创”就是建设月球永久基地和载人登陆火星。这两大计划是中国长期目标的一部分。(编译/赵可心)

分享